当我20岁的时候,我和我的女朋友私奔了。20年后,我岳母把彩礼还给了我!
我叫赵伟,今年43岁。我在学校就是个爱捣蛋的孩子,不好好学习,初中就辍学了。后来,我和堂哥去了北京的一家餐馆工作,在那里我们遇到了一个叫小凡的女孩,我们是老乡,她是一个人北漂。下班后,我们总是一起去路边的摊位给自己加餐。

小凡长得好看,人很善良踏实。她的母亲生了三个孩子。她还有一个妹妹和一个弟弟,都在读书。

小凡从未读过书,她在北京工作,她的名字都是宿舍里的同事教的。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像小凡这样漂亮的女孩选择洗碗而不是当服务员。

她说作为服务员要点菜,但是她不会写字,也不会说流利的普通话。如果老板因此解雇了我,那就麻烦了。家里需要钱,我的弟弟和妹妹很快就要上高中了。

虽然我不理解她的经历,但当我看到她脸上阴沉的云,想帮助她时,我感到很痛苦。然而,我一个月挣800元,我知道我还做不到。

我在厨房工作了4年,小凡洗碗了5年。我想请小凡出去大吃一顿,庆祝我20岁生日,她说,我不去。我问为什么,她说我的钱汇给了我的家人,我妈妈说我的弟弟和妹妹想买新衣服,这个月全部给家人。

我说我请客,小凡这才和我出去,我们去路边的摊位点了两瓶啤酒。我们一起开心地吃着,一起回忆童年和老家。

春节的时候,我要回家了。小凡说她不会回去,过年给三倍工资。最重要的是她害怕被老板辞职。我看到,她的手经常被浸泡在水中,她的皮肤非常白,不像一个20岁女孩的手。

我的鼻子很酸。我说,小凡,我喜欢你。让我们一起回到我的家乡。我保证我会让你过上美好的生活。

小凡睁大眼睛,惊讶地看着我。她说,我不会和你一起回去的。我父母不会放过我,我家需要钱。

我问小凡,你真的在心里愿意这么做吗?你真的喜欢这份工作吗?和我一起回到我的家乡吧?

小凡说,我们还年轻,几年后你还会喜欢我吗?我说:“当然,我是男人,信守诺言,相信我。”

小凡和我一起回家后,我的父母非常开心,尤其是我的祖父母。他们还说希望我带他们去北京。

我是我父母最小的孩子,我有一个姐姐,她比我有前途,大学快毕业了。我请父母帮我在镇上开了一家餐馆,我和小凡去经营,家人都支持我们。

我们在所有亲人朋友的祝福下结婚了,但不到一周,小凡的父母意外地找到了我的家,双手放在腰上踢开了门,开始骂人。

当他们看到小凡时,他们打了她。我父母拦住他们。我岳母坐在凳子上,说:“我们不是不讲理的人,哪有一分不要就嫁女儿的,我家要18万彩礼。”

当时18万对我们来说是天文数字,我想和他们讲道理,但我父母同意了。

小凡的父母在我家住了五天,在这五天里,我们家到处借钱。小凡哭着让父母少拿几万,但他们不理会任何人,拿着钱走了。

就这样,我们家负债累累,小凡感到内疚,她为我的家人感到难过,想和我一起工作赚钱还债。

我没想到我的父母又拿出8万元让我们在县城开店,他们找到了一所房子。小凡哭了,对我的父母说着谢谢。我们很努力,店里的生意很好,在3年的时间里,我们还清了所有的债务,小凡也给我生了一个儿子。

后来,我们又开了三家分店,雇了厨师和服务员。我们的孩子上小学,我们的家庭越来越好。

小凡的弟弟大学毕业后在另一个城市结婚了,媳妇是独生女。她被宠坏了,很自私。小凡弟弟的工资由她保管,不会给我岳母一分钱。

小凡的父母很聪明。他们不会把所有的积蓄都给他们的儿子。他们说他的儿子不能指望,不是他不孝顺,而是他的妻子太抠了。

小凡的父母第二次来到我家,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包,一层一层地打开,拿出一叠钱说:“之前我们太冲动了,小凡受了很多苦,这是我们从你家得到的彩礼。那时,我们想把它留给我们的儿子。现在我们把它还给你。小凡是我的女儿,我们对他们的爱是一样的。”

小凡紧紧地抱着父母,大家哭成一片。

我把钱给了我的岳父母,我对他们说,钱你们留着,如果弟弟将来不给你们养老,我和小凡会给你们养老,这是做孩子的义务。

岳父母非常感谢我,我们家终于一起吃了一顿团圆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