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夫跟我的爱恨情仇?,你说我这辈子是做的什么孽啊
如今,我和姐夫结婚已有十年之久了,可在亲朋眼里,我却还是那个令人不齿的“坏女人”。我和姐夫的孩子现在都长大成人了,还改变不了周围人对我的看法,你说我这辈子是做的什么孽啊?当初一时糊涂毁了一个家,毁了姐姐的幸福,余生只有悔恨偿还这份孽债!
我今年四十有余,姐姐大我五岁,姐夫大姐姐三岁。记得当年姐夫和我姐姐结婚时,我才十八岁,姐姐那年23岁。
我的父亲是一位参加过红军的老八路,也是革命伤残军人,他的体内一直还存有弹片。哥哥又是一个肢体残疾人,走路要靠双拐,父亲不能劳动,哥哥又行动不便,家里的农活基本就靠我们姐俩干,我的母亲又早不在人世。我和姐姐从小感情就很好,相依为命,相互照应,有什么话都说给彼此。每年地里的收入,加上父亲的伤残补助金,一家四口的生计也勉强度日。
姐夫原来是和我姐姐的闺蜜结的婚,可他们婚后不久感情不和就离了婚。后来我姐姐的闺蜜又把姐夫介绍给了我姐姐。两人情投意合,相识不到半年,姐姐就和我姐夫结了婚。结婚后,姐夫看到家里缺少健康的男劳力,又常被村里人欺负,虽然不是倒插门,但姐夫还是从老家搬来住,从此大家生活在一起。帮助干些农活,照顾父亲和腿脚不灵便的哥哥。可姐夫的到来也彻底打破了一家人的平静生活。
姐夫是个有着一米八几的大个子,人高马大,长的又很帅气,更重要的是姐夫心灵手巧,吹拉弹唱样样都会,还会木工、编制手艺。后来还从哥哥那里学到了独门绝技——无籽西瓜种植技术。几年下来,在姐夫勤劳操持下,家里经济条件发生了很大改观,屋里有了余粮,银行也有了存款。随后姐夫又把老房子翻修一新,村里人再也没有敢欺负的了。从此,姐夫在也们一家人眼里简直成了恩人一样,父亲、哥哥对姐夫更是另眼相待。
可随着日子久了,我和姐姐之间便发生了矛盾。那个时候对我一个情犊初开的女孩子来说,姐夫在我眼里简直就是一个非常完美的人,用现代时髦都话说“帅呆了,酷毙了!”他的一颦一笑都时常在我脑海里萦绕,尤其夜深人静之时,姐夫高大的身影总是挥之不去,甚至有时夜不能眠,辗转反侧,想入非非。
我也一次次地反问自己,莫不是我真的爱上了姐夫?可又难以启齿。可每想到从小一起长大,对我宠爱有加的姐姐,我又很内疚、很矛盾。我也常常告诫自己,“不能,不能,那可是我的亲姐夫!”可这样的境况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我还是说服不了我自己,我喜欢上了姐夫。
(2)
姐姐生性聪明,高中毕业也算得上是个文化人吧,怎么能逃脱姐姐的眼睛?也许从我和姐夫的言谈举止上,早就看出了我的心思,只是没捅开这层窗户纸罢了,父亲也看出了端倪。
都说女大不中留。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父亲和姐姐便张罗着一次次给我提亲说媒。说实话我从心里是排斥相亲的,但碍于面子我还是勉强答应了一次次的相亲,可在我的骨子里除了想着姐夫,谁也不可能走不进我心里,在那段痛苦而又矛盾的煎熬中,我一直无法释怀。
就这样我的婚姻大事拖了一年又一年,父亲是又气又急,可对于一个从小缺少母爱,性格又倔强的我来说,父亲也拿我没办法,总不能强把我赶出门去的。对于姐姐来说,对我是又气又恨,看着天天在姐夫身边晃悠的我,视如一颗随时会爆炸的炸弹一样,恨不得让我立马消失,立马嫁人。可我俩从小又相依为命,姐姐对我是又疼又爱,打也不是骂也不得。
在我28岁那年,一天姐姐去集市赶集,父亲和哥哥出门串亲戚不在家,当时就我和姐夫在家里,那天我终于控制不着自己的感情,犹如决堤的洪水,像干柴遇烈火,久旱逢甘雨,不顾姐夫的反对和他强吻在了一起,那天是我人生中最难忘的一天,压抑了好几年的感情一泻千里。一番缠绵之后我心里忐忑不安,害怕姐姐知道了我该怎么办?晚上姐姐,父亲他们都回来了,我也早早就把晚饭做好端了出来,也许是我做贼心虚的缘故吧,那天我显得非常勤快,非常腼腆,唯恐姐姐看破我哪里不对劲。
情感的闸门一旦打开就一发不可收了。从那以后,我对姐夫的想念与日俱增,随时想亲近姐夫的想法也更加迫切,整天心里像是揣了只兔子一样扑通扑通乱跳,看到姐夫就感觉脸热心跳。每次趁姐姐不在的时候我就会找准机会跑到姐夫屋里去缠着亲热姐夫。姐夫也从开始的反对到后来的欣然接受,越发使我不能自拔。
两个月后,我担心的事还是来的,本该来的例假却迟迟不来,结果,我偷偷用试纸一测,“天啊!我真的怀孕了。”我害怕地悄悄告诉了姐夫,问“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姐夫劝我说:“你还是趁早把孩子打掉吧。”我矛盾纠结了几天,但最终我还是拒绝了姐夫的劝说,决定要把孩子生下来,就算不能和姐夫生活在一起,哪怕我自己扶养我也要把孩子生下来。
可纸里终究是包不着火的。强烈的妊娠反应让姐姐和父亲都预感到事情的严重性。一天晚上姐姐把我叫到村子外,问我:“你是不是和你姐夫那个了?是不是怀了他的孩子?”
事情到了这这个地步,我索性也就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姐姐听后,狠狠地给了我一个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