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你的第一次,给了谁?”

小雅躺在我的怀里,事后的她,脸上带着一丝红晕。一双漂亮的眼睛忽闪忽闪的盯着我。我狠狠地吸了一口已经快要到头的烟。这个问题,我的每一任女朋友都会问我。她们跟小雅一样,问的漫不经心,当我说出来之后。又会生气的转过身去。

于我而言,我的第一次,丢的稀里糊涂。她,也是我最恨的女人之一。25岁的她,正是女人最好的年龄。傲人的身材,漂亮的脸蛋。是咱们乡里,最漂亮的女人。我第一次去理发,就被这个女人吸引。到现在都还记得,那是个夏天。她穿着一条白色的短裤,修长的大腿几乎全部露在外面。上身一件白色吊带背心,早已成熟的她,真的是性感十足。

在未经人事的我眼里,她就是全世界最漂亮的女人。即便那时候,理一次发,就是我一周的生活费。每个月,我都要去两次。我特别享受她给我理发的时候。她在我的身后,动着手里的剪刀。不知道是她无意,还是故意。我总能触碰到她的身体。每次我都面红耳赤,心跳的飞快。晚上躺在宿舍里,也会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怕你们笑话,我梦到过她很多次。总是羞人的画面。

当宿舍里的其他男生在讨论某个班校花的时候,我脑海里全是她的身影。在我眼里,学校里的校花跟她一比,简直就是个笑话。我那时候甚至还想,长大以后,要娶她做老婆。可她的名声不太好。街上很多人都说,她在外面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在乡里,跟很多男人也有说不清的关系。我不懂这些,在我眼里,她就是完美的女神。我也知道跟她不可能。毕竟,我太小了。如同每次我去理发,她用很腻人的声音叫我小弟弟。在她眼里,我就是个孩子。

可就在那天晚上,我以为的不可能,却来得让我猝不及防。我永远都忘不了那天,星期五的晚上,作为留宿生的我,待在了学校里。晚上实在太无聊,就在操场上转悠。我听到有女人的哭声。便好奇的走过去,即便夜色很浓。但我一眼还是认出了她。我壮着胆子走过去,小心翼翼的坐在她的身边,但却不敢说话。她却跟我说了很多。她说,男朋友跟她分手了。

我也是才知道,她的男朋友是我们学校的老师。她哭的很难过,哭了得有半个小时吧,好几次几乎背过气。也就那天开始,我体会到了什么叫心痛。还有无助。在我最无助的年龄,遇到我最想保护的女人!我甚至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她。可能是她哭累了。她问我,宿舍有其他人吗?

我一脸单纯的摇了摇头。她又说,想去宿舍坐坐,让我陪她说说话。我扶着她。微弱的灯光将我们的影子拉的很长。紧紧地靠在一起。像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那一刻,我竟然觉得很幸福。心里在想,这就是爱情吗?进了宿舍之后,我开了灯。她却让我关上。她说,不想让我看到她哭花了妆的样子。不漂亮。

我关上灯,有些拘谨。明明是我住了两年的宿舍,这一刻,我竟然觉得很害怕。很慌。事实证明,我慌是正常的。那时候的我,根本不知道一个失恋的女人。失去的不仅仅是爱情。还有她的理智。我胆怯的模样,让她竟然笑了起来。说真的,她笑起来,很好看。像是一朵向日葵一般。她问我,是不是很怕她。我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得。嘴上说着不怕。心里却慌的要死。毕竟孤男寡女在一起。

那个年纪的我,正是对女人最好奇的时候。不曾拥有过,尝试过,所以很想。那种想,已经超越了对未知事物渴望的范畴。我的双手一直紧紧握在一起。手心里全是汗水。她拍了拍身边的床,让我坐在她的身边。我竟然犹豫了一下,才坐了过去。她把头靠在我的肩膀。

第一次,我跟女人如此近距离的接触。我闻到了她头发上的味道。很香。还夹杂着一股让我无法自拔的香味。像是学校门口的棉花糖,也像蛋糕店里的奶油味。后来我才知道,这是女人味。你身体为什么抖的那么厉害?”她问这句话的时候,我能感觉到,她的嘴角一定微微上扬。

有点戏弄我的意思。毕竟她已经25岁了,什么都懂。我一个小孩子,怎么斗的过她。即便我说,让我这话变得更冷。你可真逗。”她说话的时候,竟然用手刮了一下我的鼻子。她的手,也是香的。我下意识差点用力吸了一口面前的空气。生怕她的香味会消散在了空气中。可能是气氛确实有点尴尬。她问起我家里的情况。

我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了东莞皮鞋厂工作。好几年才回来一次。说实话,我都快忘记了父母长什么样子。也并没有多少感情而言。甚至,心里还有点恨他们。我如实告诉她,似乎也触动了她吧。你还小,不懂事。你父母也是为了你在拼搏,这世界上,哪有不爱孩子的父母。”我仰起头,倔强的回她。“我不小了。”噗嗤。”

她又笑了,笑的很有深意。笑的从我的肩膀上起来了。即便宿舍很暗,但我依然能看到。她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我的脸上。我们就这样彼此对视着。即便看不清彼此的五官,但依然能感受到呼吸的热气打在彼此的脸上。你在学校有喜欢的女同学吗?”她问的很突兀,我头摇的很坚决。

“不可能吧,你们这个年龄的男孩子,不应该都有暗恋对象吗?”那一刻,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像是吃了炸药一样,张口就道。我喜欢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