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久没做了,叫出来便听到外头乌鸦叫喊,感觉有人压在身上。

男子搬进新家第一天,便听到外头乌鸦叫喊,男子醒来发现自己无法动弹,感觉有人压在身上。接连几天,都是噩梦连连。男子请来老木匠,打开床板一看,眼前的一幕,让他脊背发凉……

男子叫胡有德,是一个走南闯北的商人,靠着南北易货挣了钱。在外漂泊几十载,胡有德年岁渐老,有心无力,便把生意交给了自己的两个儿子,他回到故乡颐养天年。

胡有德挑了一处依山傍水的地方,又请了镇上德高望重的老木匠来打造房屋。房子建好后,三进三出,又有前后院子,很是气派。新居落成后,胡有德广发请帖,请大家来喝喜酒。

这一段时间,胡有德又累又忙,搬家当天晚上收拾妥当,他早早就睡去了。睡到半夜,胡有德在睡梦中突然听见乌鸦愤怒的叫喊声,顿时吓得清醒过来,乌鸦叫声不吉利,他想起床听个真切,却发现自己虽然清醒了,但是怎么都睁不开眼,好像有人在压着他一样,无法动弹。胡有德想叫人,却叫不出声,一时之间大汗淋漓。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胡有德才幽幽醒过来。这一会儿,他仔细一听,却又没了声音。胡有德再无睡意,一心只盼着早点天亮。早上起来,无精打采的问管家胡大昨天晚上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胡大却说什么都没有。

胡有德心想可能是自己最近太累了,兴许过几天就好了。没想到接下来的几天,每天半夜他都梦到了乌鸦叫声,也无法动弹。胡有德憔悴不堪,这天终于忍不住了,悄悄派人请了老木匠来家里吃饭。

胡有德知道老木匠路大山不仅会鲁班之术,还得周易之术,莫不是建房的时候,路大山做了手脚。吃饭期间,胡有德委婉地问自己是否可以有招待不周或者怠慢的地方,还请路大山有一说一,多多包涵。路大山见多识广,听到胡有德话里有话,连忙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情。

胡有德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一一跟路大山说了。路大山心生奇怪,自己给人造了一辈子房子,从来都是本本份份做事的,他对自家的徒弟也多有约束,那种心术不正的人,他是绝对不收的。

听到胡有德这么说,心里也有了几分担忧,万一路家木匠铺的名声坏了,徒弟们还怎么靠手艺吃饭。他急忙问胡有德,可否带他去房间瞧瞧。路大山仔仔细细打量了胡有德的房间,然后走到床前说:“这床板下估计有蹊跷。你找人来打开它。”

胡有德叫了几个嘴严的下人,几人很快把床板放了下来,在床头的床板下方,钉着一只用木头做的乌鸦,浑身乌黑,栩栩如生。胡有德只瞧了一眼,顿时吓得冷汗直流。

路大山拿着那乌鸦仔细看了,放下心来,这乌鸦用的板材和工艺,都跟胡家这床不一样,胡家用得上好的楠木做的家具,但是这乌鸦是用的西域红木做的,一看就是舶来品。

路大山跟胡有德耳语了一番,让他不要把此事说出去,乌鸦取走了,此术就破解了。再者,邪术被破,那坏人会被反噬,只管静等即可。胡有德送走路大山,又如往常一样生活。

这天,胡家侄子胡伟云却突然跑了进来,一进屋就跪在胡有德面前,哭着求自家叔叔帮帮他。胡有德一脸望去,只见胡伟云满脸红肿,脸上有些疙瘩还化了脓,身上一股怪味。胡有德心里大惊,连忙问发生了何事。

胡有德有一个大哥叫胡有为,当初胡有德走南闯北跑生意的时候,家里是大哥有为在照顾,后来大哥病逝,胡有德想把侄儿接到自己身边,但是大嫂却说舍不得孩子在外面风餐露宿的,还是呆在自己身边为好。后来的日子,胡有德多有接济长嫂和侄儿,就连自家的祖屋都让给了侄儿一家。

这次,胡有德从外地回来盖房子,胡伟云跟他推荐过木匠人选,推荐的是胡伟云的小舅子,但是胡有德出去打听了一下,他家小舅子学师不满三年,就被师父赶了出去。这种学艺不精的人,胡有德怎么敢把这么大的事情交给他呢,便拿话搪塞了胡伟云。

胡有德盖房,胡伟云一直以主人自居,对着木匠和工匠大呼小叫。胡微云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批木材,直接用马车拖到了胡家,路大山只看了一眼,便说他是小孩子胡闹,这种东西如何能用。胡有德知道后,也让胡伟云哪里来的回哪里去,在众人面前呵斥了他一番。

胡伟云愤然离去,就连胡有德进新居,长嫂和侄儿一家都没有来道贺。胡有德本想安定下来,便去侄儿家好好陪个不是,当初自己说话太难听了。没想到,胡有德还没来得及去,侄儿胡伟云却来了。

胡伟云哭哭啼啼地把事情都交代了。原来,胡伟云本想趁着帮叔叔盖房来捞一笔钱财,但是胡有德亲力亲为,他做的事情多被呵斥,他心生怨恨。那日在酒楼喝酒,喝得有点多,被一个江湖术士套了话。对方知道胡家有钱,便让胡伟云来下邪术,到时候让胡有德头脑不清,胡伟云趁机来侵占胡家家产。

谁知道两个人的如意算盘打错了,这样小小的一个邪术,一眼就被路大山给识破了。胡有德看着侄子,内心五味杂陈。他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自家侄儿会忘恩负义,如此待人。一切大白,胡伟云和那个江湖术士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胡有德也有一些汗颜,当初发生事情,先入为主的胡乱猜测了老木匠,却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家亲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