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年代外公外婆故事

我的小外公,老婆被最好的朋友挖走了,朋友意外离世,他又把老婆和朋友的孩子领回家,生前遭人嘲笑傻,死后村人评价“值”。

我小外公(外公的弟弟)叫李子良,20多岁时,娶了自己的表妹刘五妹。二人青梅竹马 两小无猜,夫妻情深,可惜五妹怀胎十月,临盆时却难产,母子双双去世。

老婆孩子的离世,对小外公的打击非常大。后来在30多岁时经人介绍,和邻村一个寡妇结婚了,寡妇在前夫那里生了一儿一女。儿子男方留下了,女儿跟着寡妇一起来到小外公家。

寡妇长得很漂亮,她的女儿8岁,叫金风。金风刚到小外公家时怯生生的,但嘴巴很甜,“阿爹、阿爹”地叫着小外公,每餐吃饭时,抢着给小外公装饭,连菜都不敢夹,家里的家务活总是抢着做。

金风9岁那年,小外公和她母亲商量要送她去上学。她的母亲说,不行,一个女娃上什么学,养大了也是别人家的,你能给她口饭吃就知足了。小外公生气了说:“不能让她一辈子睁眼瞎”,小外公给金风扯了几尺布,做了二身新衣服,书包是她娘用布碎缝制而成的。

金风聪慧过人,勤劳好学,成绩优异。小外公一家三口也和和美美,转眼之间,金风也上三年级了。

天有不测风云,小外公的日子越过越好时,有一天晚上,天黑了,他骑车回家,为了避让拖拉机,不小心摔倒了,这一摔,可严重了,双腿粉碎性骨折。

农村家庭,男人倒下了,很多农活女人没办法做。外公的好友,单身汉大飞,主动过来帮忙。

帮来帮去,村民们有流言蜚语传出,在高梁地里,大飞和金风娘的那点事。小外公恨自己的腿不争气,看着媳妇头发上粘着杂草碎,心里明镜似的,但也不吭声,拄着拐杖拼命地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希望为媳妇减轻负担。

寡妇的心终究还是收不回来了。在冬天的一个夜晚,寡妇和大飞双双失踪了,留下了金风给小外公。

小外公本想把金风送回去给她爷爷奶奶,但金风哭着抱住小外公说:“阿爹,我不走,以后我为你养老....”。边说边哭,小外公终究不忍,留下了继女。后来有人给小外公介绍过对象,小外公也拒绝了。

转眼之间,金风初中毕业,考上了郴州农校。80年代的中专生包分配。

在金风毕业前夕,小外公的好友大飞下煤窑,意外去世,留下一个5岁的儿子和金风娘。小外公知道后,把自己关在家里三天,第四天早上,起了个大早,挎上二八自行车,去把寡妇母子接了回来。

金风放假回家,见到母亲及弟弟,和母亲大吵一架。就冲了出去,小外公追上金风,告诉她:“如果她母亲一直过得好好的,他不会管,现在只剩孤儿寡母了,他必须管”。

金风一直也不搭理她娘。她的弟弟,也像当初的自己一样,“阿爹、阿爹”的叫着,一副怯生生的样子,她还是心软了。

小外公一家四口,其乐融融,金风娘对小外公也很好,每餐温好米酒,炒盘花生米给小外公。小外公做农活回来晚了,金风娘把饭菜热了一遍又一遍,小外公的洗服洗得干干净净!

金风分在了乡政府部门,本来可以分到县里的,她想照顾家,县城离家30多里路,往返不方便!

小外公在继子上高中时,倒在地里就走了。金风娘仨人哭得撕心裂肺,尤其是她娘,昏过去几次。

后事:

在金风的主持下,小外公和前妻葬在了一起。墓前立了一块大石碑:

父亲大人李子良

母亲大人刘五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