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她,大打出手

第二天大顺就来到了印刷厂,谁知道碰上了自己年少时的死对头,狗蛋。


大顺和狗蛋碰上是因为他们两个人在同一个车间里干活,而且还是一个小组的,一个小组总共六个人,上夜班的时候轮流倒班,你多休息了别人就少休息,别人少休息了你就多休息,一般来说,大顺是少休息的,狗蛋是多休息。当然狗蛋除了在这方面偷奸耍滑以外,抗大包的时候他也偷懒,其实也不是大包,就是那种成卷的一大桶纸,特沉,一个纸包要两个人抗,狗蛋是能少抗一趟就一趟。所以在厂子里大家都喜欢大顺,都不喜欢狗蛋。狗蛋一个人就这样受到了排挤。原本在自己家里种地,偷懒的时候顶多是父母骂两句,小的时候还打几下,后来长大了也不打了,而且还有那个死心塌地的兰花跟着自己,替自己家干了好多农活。可是到了厂子里,面对的既不是兰花,也不是自己的亲生父母,他终于在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了孤独,可能是孤单的力量,让他甚至都有些想念兰花了。
不知道为什么狗蛋忽然想起了那个晚上,他去地里浇水,兰花也陪着自己过去了,他就不想干活了,让兰花去干。兰花来到地里搬水管,而狗蛋拿着大衣铺在地上就准备睡觉了,谁知道回来了一个湿漉漉的兰花,原来兰花的气力有限,搬动水管的时候一个不小心喷了一身,原本单薄的衣服,被水一浸,像是透明了一样,洁白的月光洒照在这片无人的旷野里,照的像是白天一样,兰花回来坐在地头上,硕大的双峰也随着身子摇晃,狗蛋一下子来了欲望,从后面冲了上去,准备来一场超长持久的交合,可是被兰花给推开了。
“干啥呢?还不吃饭,都凉了。”大顺打断了正在歪歪的狗蛋,他很自然地坐在狗蛋身边,现在他再也不害怕大顺像是小时候一样戳自己了。


说来也奇怪,小时候一个人成天想着要戳进另一个人的眼里,另一个人就成天想着怎么不被戳,一天到晚几乎什么话也不说,后来因为一个女同学,两个人大打出手,打的亲妈都要不认识自己了,最令人生气的是,付出了一年糖的大顺并没有得到女同学,什么也没有付出的狗蛋却打得到了她的芳心,并且让她死心塌地的跟了自己这么多年。自那以后,两个人虽然也见过几面,但是就好像不认识了一样。神奇的是两个人分到一个场子里以后竟然又互相说话了,就好像是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样,而且狗蛋继续发扬自己的偷奸耍滑作风,力争上游的少干活,大顺则发扬自己的憨厚肯干作风,替狗蛋干了不少活。
两个人的交情也越来越好,但是谁也没想到,这纸糊的交情很快就会结束,他们两个人很快就会翻脸不认人。
第二个月的第一天,他们厂子里来了一个人,一个大美女,没错就是兰花,狗蛋心里那个高兴啊,没想到兰花心里还想着自己,当初自己不上一年级了,兰花跟着自己不上一年级,自己回家种地,兰花就跟着自己种地,现在自己上了厂子当工人了,兰花也跟着自己来当工人,所以,他就很自来熟的走到兰花面前,像以前还是情侣一样聊天。可是兰花就是不理他,就仿佛从来不认识狗蛋一样。
本来这样就算了,也没有什么,谁知道每天中午兰花都给大顺送饭,让他吃上了全厂子里最好吃的饭菜,虽然每一次大顺都会分一半给狗蛋,可是狗蛋还是不乐意,自己的女人给别的男人做饭,自己心里能不难受吗,关键是那个男的还把饭分给了自己,即使如此,狗蛋依旧忍着剧烈的难受,坚强的吃着不吃白不吃的兰花做的饭。
这样的日子一天可以,两天也还行,可是一个多月过去了,兰花依旧给大顺送午饭,厂子里的人就开始议论了,说兰花已经移情别恋了,不喜欢狗蛋喜欢了一只眼的大顺,还有的说是兰花给狗蛋带了绿帽子,还有的说是狗蛋咎由自取,不懂得珍惜这么好的姑娘。
这话让狗蛋十分生气,他都活了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感觉这么窝囊,那天晚上狗蛋在自己的床上翻来覆去,和小学一年级的时候一样,怎么也睡不着,心里不停的寻思着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呢?就在这个时候他灵光乍现,忽然想起了自己和大顺打架的那一次,他好像一下子明白了什么一样,很快就安然睡去了。
其实睡不着的还有大顺,现在的大顺也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他已经不止一天晚上睡不着了,已经连续一个月睡不着了,就是自从兰花给他送饭那一次他就睡不着了,毕竟兰花可是自己的梦中情人,不过现在的关系比较复杂,他和大顺的关系也比较好,所以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到底心里还是喜欢兰花,原本小时候还没有发育的兰花她就喜欢,更何况现在已经发育了,而且还温柔贤惠,能烧一手好菜的兰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