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之翁熄系列(这样,一场因家族“内乱”引起的疑案,终于真相大白了。)

清乾隆年间,浙江宁波府慈溪县发生了一起谋杀案。翁媳乱伦,母女暴死,长工又秘密失踪……案件迷雾重重,轰动江南,历时1年才真相大白于天下。

慈溪县城有名大商人陈涌金。他是贩卖药材起家,成为慈溪一带屈指可数的大财主。他有3个儿子,长子美玉,头脑精明擅长经商理财,可惜英年早逝。次子美思,懂商业兼通医理,在杭州开有一家药店。三子贡元体弱多病。长子和三子都娶了吴秀才家的女儿,姐姐嫁给美玉,妹妹嫁给贡元,人称“大吴”和“小吴”。

陈美思的妻子姓乐,长得黑黑胖胖的,为人妖媚狡诈且水性杨花,人称“小媚猪”。

大吴只有一个独生女儿阿猫,丈夫早逝,女儿又要出嫁了,担忧自己老来无靠,“小媚猪”想把自己的儿子过继给大吴,好倾吞美玉留下的财产,而大吴看不上她的人品,想过继小吴还在吃奶的小儿子。

大吴表明心思后,“小媚猪”气急败坏。

一家之主的陈涌金最喜欢三个人:一是长子美玉,可惜英年早逝;二是性格活泼可爱的孙女阿猫,他感到了天伦之乐;第三个就是“小媚猪”,在她身上感受到了别样的滋味。

也许是陈涌金夫人早逝,进入花甲之年后,心中生出难以名状的孤寂感,“小媚猪”平日里既会撒娇做嗔,又极会给人眉眼,正好填补了老爷子精神上的空虚。

不久两人不顾伦理,开始了不伦之恋。

“小媚猪”为了顺利把自己的儿子过继给大吴,不惜请老爷子出来说话,谁知,大吴软硬不吃,就是不松口,全家不欢而散。

从此,各自心里就产生了芥蒂。

这年冬天,大吴患了疟疾,在炕上一躺就是半年,老二陈美思从杭州给大嫂领回一位老中医,此人曾在宫中当过御医,当时就开了8副药房,说吃完就保证药到病除。

果然,大吴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陈府上下个个面露喜色,“小媚猪”突然主动地打破了与大娘不相往来的僵局,每天两三次地往大吴处跑,而且亲自为大吴煎最后一幅药。第二天,大吴却一命呜呼了。阿猫大呼有人害死了自己的娘。

陈涌金为了维护“小媚猪”,却极力压制着孙女。

三天后,死者入土为安,陈府才算平静下来。一天“小媚猪”到后花园赏花,见阿猫和长工高宏通在园内浇水,她眉头一皱,想出一条毒计。她趁着和老爷子行苟且之事时,说阿猫和长工两人在一起幽会,而且阿猫还说自己的爷爷“扒灰”。

老爷子恼羞成怒,第二天就把阿猫叫来,阿猫从佣人口里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又气又羞,仗着爷爷从小对自己的宠爱,当场顶撞了起来,结果被老爷子暴打一顿。

众人七手八脚地把阿猫抬回屋子,请大夫敷了药,阿猫渐渐地醒过来了。三婶娘小吴望了望熟睡的阿猫,就回房哄孩子入睡去了,忽然听到阿猫凄惨地大喊了一声,令人毛骨悚然。小吴跑到阿猫的卧室,点上蜡烛一看,只见阿猫双眼怒睁,已气绝身亡。

小吴立马大叫了起来。

第二天清早,阿猫被爷爷打死了的消息,传遍了陈府和街坊邻居。

陈涌金看到孙女死了,又伤心又害怕。

“小媚猪”见状,便找了妹夫叶书生一起商量,对长工高宏威胁利诱,逼他承认和阿猫两人通奸,被陈涌金发现,失手将阿猫打死。

正好又遇到一个糊涂官黄知县,当庭对陈涌金罚银1000两,责令其乱棒轰走高宏通……这样,一场令陈涌金和“小媚猪”胆战心惊的风波算是平息了。

然而,陈府大儿媳和孙女接连神秘死去,县城的大街小巷对此议论纷纷,搞得满城风雨。

阿猫的未婚夫阿贵哭诉于浙江巡抚衙门。浙江巡抚杨迈功接了状纸,委任候补知县许仲远速赴宁波,暗中查访阿猫母女的死因。

阿猫的坟在县城东郊,与其母吴氏相邻。外伤验完,无致命处,许大人命仔细检验内伤,仵作用两根木棒撬开阿猫的嘴,大声喝报道“死者上腭内有一根铁钉!”那铁钉拔出后,足有3寸长,在场的人无不惊讶。

再验吴氏尸身,只见其面色灰黑,剖开腹腔,五脏俱黑又剖开胃脏,里边还有未消化完的大烟膏和木鳖子残渣,于是仵作禀报:“死者是食用大烟膏和木鳖子中毒致死。”

第二天上午,许仲元升堂,乐氏被两个衙役押上大堂。许大人一拍惊堂木,怒喝:“恶妇乐氏,昨日验尸,吴氏系被大烟土和大烟土毒死,阿猫系铁钉穿脑而死,你还有何话说?”

陈家车夫刘振堂在堂上陈述;“那天夜里小人闹肚子,起来上茅厕,刚蹲下,忽听阿猫一声惨叫,小人提起裤子一看,见乐氏从阿猫屋里溜出来。”

又拿出一药店的流水账,写着:某年某月某日,陈府乐氏购大烟土三钱,大烟土一钱,时间正好在吴氏死亡前。

人证物证面前,“小媚猪”傻了眼,只好招供。

这样,一场因家族“内乱”引起的疑案,终于真相大白了。

乐氏和陈涌金等一班恶人落得了罪有应得的下场,一时间慈溪街头巷尾无不议论纷纷,人们对“小媚猪”这个恶毒的女人恨之入骨,都说,本来好端端的一个人家,皆因这个贪得无厌的女人,弄得家破人亡。贪欲吃人,世人真应引以为戒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