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满仓

河北遵化:构筑森林“防火墙”
来源:新华社
入春以来,河北省遵化市积极组织防火人员进行培训和森林扑火演练,以提高森林防火队伍应对森林火灾事故的处置能力和群众的森林防火意识。目前,该市组建森林防火队伍20多支,达700多人,为春季森林防火工作构筑“防火墙”。
记者:杨世尧
报道员:刘满仓、董军
新华社音视频部制作
来源:新华社

商丘最近抓的人名单

一、助人为乐模范候选人

1.李东亮,男,汉族,1976年2月生,中共党员,商丘市帮扶商丘好人协会会长。

2.余善伟,男,汉族,1974年5月生,中共党员,信阳市商城县志愿服务联合会会长。

二、见义勇为模范候选人

1.牛振西,男,汉族,1962年3月生,群众,郑州市红十字水上义务救援队队长。

2.赵童,男,汉族,1982年5月生,中共党员,焦作市人民医院感染性疾病科主任、副主任医师。

三、诚实守信模范候选人

1.尚广强,男,汉族,1956年12月生,中共党员,河南宏达木业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

2.贺新义,男,汉族,1963年11月生,中共党员,驻马店市驿城区水屯镇孟庄村党支部书记。

四、敬业奉献模范候选人

1.李俊贤,男,汉族,1928年3月生,中共党员,中国工程院院士,洛阳黎明化工研究设计院有限责任公司原院长、总工程师。

2.周遂德,男,汉族,1946年1月生,中共党员,许昌市禹州市颍川街道东关社区党委书记、居委会主任。

五、孝老爱亲模范候选人

1.姚海军,男,汉族,1965年10月生,中共党员,河南宇信物业管理公司职工。

2.孙梅丽,女,汉族,1968年2月生,中共预备党员,三门峡市爱心之家志愿者协会会长、三门峡市妇联兼职副主席。

刘满仓最新公示

牧原建造的“全球单体规模最大的养猪场”,相当于美国典型养猪场的10倍。 (受访者供图/图)

在河南省偏僻乡间,一个耗资50亿、占地2800亩的养猪综合体刚刚落成。

路透社探访后,称其为“全球单体规模最大的养猪场”,相当于美国典型养猪场的10倍。

这个养猪综合体位于河南省南阳市内乡县余关镇,自西北绵延而来的伏牛山脉只为全县留出了“七山二水一分田”的发展空间。2019年之前,内乡县一直戴着国家级贫困县的帽子。

这个养猪综合体是牧原股份(002714.SZ)为节约土地建造的一个试验品——每年最多可容纳240万头猪住在楼房里,度过从出生至出栏的一生,楼房共7排21栋。

站在综合体园区内,能隐隐听到隆隆作响的轰鸣声,那是管道运输饲料的声音。综合体讲解员白丹介绍,每天运输饲料需要80—100辆大型货车,如果不使用管道运输,将导致旁边的312国道直接瘫痪。

她提供的另一组数据也很惊人,整个综合体每年预计用电1.3亿度,相当于内乡20万城镇居民半年的用电量。

2020年4月,牧原开工建造这一综合体时,市值已逼近三千亿,甩开养猪龙头温氏股份(300498.SH)近千亿,成为A股市值最高的猪企。之后一年间,牧原市值最高触及4770.59亿元。

突飞猛进之时,牧原遭遇风波。2021年3月,在投资论坛“雪球”上拥有近12万追随者的“天地侠影”,对牧原财务数据提出一系列质疑。

“天地侠影”本名汪炜华,今年51岁,是一位生活在澳大利亚的全职股民。2013年,汪炜华因持续质疑新疆上市公司广汇能源(600256.SH)造假,在资本市场掀起巨大波澜。

深交所随后向牧原发去问询函,要求其就质疑进行解释说明。一时间,“猪茅”是否暗藏“惊雷”引发多空激辩,不少投资人在雪球上反驳“天地侠影”,称其不懂牧原模式。

养猪情结牧原的起点,在距离“全球最大养猪场”30公里外的马山口镇河西村。

从内乡县城前往河西村需搭乘13路公交车,车内贴着牧原的招聘广告:长期招聘自动化养殖场技工,月薪“8000+元”。

南方周末记者询问车里一位河西村村民,听没听说过牧原股份,对方答:“秦英林就是我们村人。”

秦英林是牧原股份的董事长和实际控制人,河南首富,2021福布斯全球富豪榜排名第44位。1992年,河南农业大学毕业的秦英林辞去南阳市公职,回到河西村,在村西边的一片荒地上,建起第一个养猪场。

“秦英林因为辞职回乡养猪和父亲闹了很大的矛盾。”在河西村村支部办公室里,村支部书记秦景泽点起一支烟回忆,秦英林家中兄弟姐妹5人,生活拮据,他回乡创办养猪场的钱是向弟弟借的,弟弟正准备结婚、盖房。

“秦英林对养猪有情结。”坐在一旁办公的副书记郭世甫也加入话题,他提高嗓门说,当年秦英林父亲为了改善家中经济条件养过几头猪,结果由于不懂技术,猪全部病死,这或许是秦英林大学报考畜牧专业的原因。

内乡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张红玉,是秦英林的大学校友。1987年他入学第一天,正是读大三的秦英林前来迎接他。秦英林身材高大,热情、活泼,大学期间不仅担任内乡老乡会会长,还担任体育部部长,是学校的篮球运动员。

同期,秦英林的妻子、牧原集团联合创始人钱瑛,正在河南农业大学附近的郑州牧业工程高等专科学校攻读兽医专业。

“两人同是马山口镇人,从小一起上学读书,高考时一个报考畜牧专业,一个报考兽医专业。”张红玉猜测,秦英林夫妇可能从那个时候就决心养猪。

他提供的另一个佐证是,当时畜牧专业最热门的其实并不是养猪,而是养鸡,但学校安排实习时,秦英林依然选择养猪,毕业后,整个畜牧专业也只有他一人从事养猪。

综合上述多位受访者的说法,养猪当时是门很赚钱的生意,一头能赚50元,几乎是大学毕业生一个月的工资,但秦英林起步时经历了很大的波折。

他借钱买来的首批22头猪,因为缺乏经验,几乎全军覆没。秦英林不得不四处借钱维持。第一座猪场实际只有十来亩,但秦英林耗时6年,分几次才建好。

据郭世甫介绍,第一个养猪场建设成熟后,秦英林先于1998年在邻近河西村的灌涨镇建设第二个养猪场,又在2003年回到河西村建设第三个养猪场,三场占地面积已达两百多亩。

“直到第三个场才开始赚钱。”郭世甫说,恰逢2003年猪价高企,三场建成当年就收回了成本。随后,秦英林又在另一个村镇开始筹建第四个养猪场,占地面积扩大至四五百亩。

河西村会计秦少峰早年间曾在秦英林的养猪场工作,经历了早期两个养猪场的发展。在他看来,学习过畜牧专业的秦英林和普通农民不同,不仅能自己给猪打针治病,还研究改善猪舍结构,推行“七天断奶法”,即缩短仔猪吃奶时间以提高生产效率。

秦少峰回忆,第一座养猪场后期养殖规模达到几千头,第二个养猪场则达到上万头,当时在国内并不多见。秦英林成了远近闻名的养猪大户,不少同行和政府官员前来考察学习,猪场门外经常停着好几辆全国各地前来参观的大巴。

家有万贯带毛的也算2000年,秦英林注册成立内乡县牧园养殖有限公司。14年后,更名为牧原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在A股上市。其间的飞跃得益于政策红利。

在灌涨镇开建第二猪场时,秦英林还有一个身份——内乡县畜牧局副局长。当时还在县畜牧局任职的张红玉说,内乡县正大力扶持养殖业发展,让秦英林在县畜牧局挂职,“方便他向上争取政策”。

据新华社报道,2008年5月,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前往南阳市内乡县考察,其中一站是位于灌涨镇的国家粮食储备库。

次年2月,温家宝在中南海主持召开政府工作报告征求意见会。新华社报道显示,秦英林作为13名基层代表之一受邀参加此次座谈。

牧原总裁助理袁合宾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座谈中,秦英林向温家宝反映了养猪行业融资难的问题。袁合宾在牧原工作了十年。

从中南海回来,秦英林又见到了时任河南省副省长刘满仓。内乡县政府官网显示,2009年12月,刘满仓前往牧原调研,鼓励牧原抓住机遇,尽早实现四百万头产业体系规划。当时,河南省刚刚出台《河南省食品工业振兴规划》,提出要把河南打造成全国肉食品生产基地。

牧原由此踏上发展快车道。

2010年,世界银行下属机构国际金融公司向牧原注资。袁合宾说,这笔投资约六千多万元人民币,国际金融公司由此成为牧原上市前唯一持有其股权的战略合作伙伴。

同年,中国农业银行允许牧原以生猪为抵押,贷款三千多万。“所谓家有万贯带毛的不算”,袁合宾说,过去银行通常不认为生猪具有抵押担保价值,农行的这笔生猪抵押贷款开创了全国首例。

有了两笔总共近亿元的资金支持,牧原开始加速扩张,2010年走出内乡县,2012年走向全国。袁合宾提供的数据显示,2010年牧原年出栏生猪量从20多万头增长到了36万头,随后每年以50%左右的增长率不断增长,到2014年上市之际,已达186万头。

2021年4月8日,南方周末记者参观了牧原位于南阳市区的总部。入口处坐落着一座形似卢浮宫玻璃金字塔的建筑,方正的灰色大楼在其后依次排开,约四千名员工在这里办公。

牧原对员工仪表有着十分严格的规定,必须身着正装上班。进入行政大楼时,要对着门口的试鞋镜检查一下鞋底有没有带起泥土。

园区内禁止抽烟,连秦英林也不例外。“董事长说,他不抽当下这根烟。”牧原法务部工作人员陈浩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行政楼一楼大厅的读书区摆满了秦英林推荐的书,数量最多的是拉姆·查兰的著作,他是美国最具影响力的管理咨询大师之一,今年已82岁高龄。

从2018年开始,拉姆·查兰开始出现在牧原的年报上,其担任牧原董事,任期至2021年8月5日。

南方周末记者离开时,秦英林的车出现在总部行政大楼前,是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一位员工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秦英林素来爱车,早年间奖励员工也是奖车,以此来凸显养猪人的尊严。

高毛利的秘密招股书中,牧原称其生猪养殖模式以“自育自繁自养大规模一体化”为特色,形成了集饲料加工、生猪育种、种猪扩繁、商品猪饲养为一体的完整生猪产业链。

几家上市猪企的受访者普遍认同,全产业链自建是牧原模式的核心。尤其是牧原自建猪场,其它猪企则通常采取租赁猪舍或“公司+农户”的代养方式。

在牧原最新建设的“全球最大养猪场”中,这种全产业链模式得到了充分体现。综合体南侧配备了一个占地3300亩的物流园,包含一个公路港、一个铁路港、一个农牧装备园,为综合体提供饲料原料以及物流运输服务等,和牧原合作的上千家上下游供应商也将在这里入驻。

综合体讲解员白丹说,为防止数据泄露,综合体禁止无人机航拍。曾有业内排名前三的公司,派员工带着皮尺偷偷进入园区,扒着栏杆测量各种建筑数据。

不过,牧原这种独特的全产业链模式,需要巨大的成本投入。牧原2020年半年报显示,公司固定资产高达305.81亿,比同期营业收入高出95.48亿,这也是“天地侠影”质疑其为何能赚大钱的原因。

对此,袁合宾解释,牧原的一次性固定资产投入确实很大,但可以为猪提供更好的生长环境,使猪的生长速度更快,也可以减少病死率、饲料浪费等,从而降低养殖成本。养的猪越多,分摊到每头猪身上的固定资产折旧越低。

他提供的数据显示,在养猪的各环节中,牧原自主育种可为每头猪节省30元,自产饲料可为每头猪节省80元,自有兽医保障、自建猪舍、智能化养殖等可使每头猪的综合成本分别下降50元、20元、20元。总的算下来,一头猪的养殖成本可下降200元。

低成本在财报上体现为高毛利。在对深交所问询函的回复中,牧原披露,从近三年的数据来看,牧原生猪业务毛利率普遍高于同行。如2020年前半年高达63.27%,高出温氏25个百分点、高出新希望(000876.SZ)21个百分点。

做饲料起家的新希望,正是由于饲料毛利较低,拉低了公司整体毛利水平。

降低成本最关键的环节在于猪场设计。

秦英林1992年建第一个猪场时,便对猪舍进行了改造。据秦少峰观察,秦英林特意将猪舍顶部设计成拱形,以增加猪舍内部空间,促进空气流动。

尽管墙体已经斑驳发黑,但这座二十多年前建造的养猪场至今仍在使用。

二十多年间,牧原不断改造猪舍设计。袁合宾称,2018年非洲猪瘟暴发后,牧原于次年研制了防疫病、防臭气、防非洲猪瘟的“三防”猪舍。

“三防”猪舍模型显示,猪舍设有4层空气过滤和独立通风系统,“可使猪舍内空气质量接近ICU病房标准”。同时在猪舍内使用管道运输和智能机器人巡查,尽量隔绝与人接触。

非洲猪瘟后爆发从财报数据来看,正是在非洲猪瘟暴发后,牧原赚得盆满钵满——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202.21亿元,同比增长51.04%;归母净利润61.14亿元,同比增长1075.37%。

也正是从2019年开始,牧原股价一飞升天,一年内市值从600亿狂飙至2000亿。

袁合宾说,得益于自繁自养模式下全链条可控,牧原受疫情影响相对较小。2019年牧原生猪出栏量为1025万头,比2018年略降6.8%。

同期,全国生猪产能锐减,猪价高企。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生猪出栏54419万头,同比下降21.6%。农业农村部数据显示,2019年12月,全国活猪平均价格33.28元/公斤,同比上涨138.57%。

资深财务专家、财译网创始人徐文辉长期研究周期股,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受非洲猪瘟影响,一些上市猪企的能繁母猪出了问题,导致仔猪以及出栏生猪全面落后于牧原。

袁合宾认同这一说法,他表示,牧原长期坚持的二元轮回杂交育种体系能够迅速补充能繁母猪,不但保证了生猪产能充足,还向社会供应了64万头母猪。

依靠能繁母猪,牧原在2019年通过销售仔猪大赚一笔。其在回复深交所时表示,2019年公司仔猪销售均价为1201.44元/头,较2018年的387.94元/头大幅增长209.7%。2019年仔猪销售达154.71万头,在公司生猪销售中的占比较2018年增长7.25%。

不过,多位生猪育种专家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二元轮回杂交育种的技术门槛并不高,优势在于能快速补充产能,但所产生的猪杂种优势较三元杂交猪有所降低,比如瘦肉率等性能不佳,并不是长久之计。

袁合宾对此予以否认,强调牧原二元轮回杂交所生产的母猪性能高于三元母猪。

2020年一季度,牧原归母净利润高达41亿,超出温氏22个亿,将昔日养猪老大远远甩在身后。

2014年,牧原股份登陆深交所,董事长秦英林在此敲钟。 (视觉中国/图)

房地产模式自建猪场决定了牧原对于资金和土地的需求都非常大,南方周末记者发现,牧原形成了一种类似于房地产开发的养猪模式:不断拿地、融资、建养猪场。

袁合宾表示,牧原拿地的策略,是与各地政府谈判交涉,争取预留土地,在牧原需要时建厂投产。

2010年,国土资源部下达《2010年全国土地利用计划》,对全国土地利用进行规划调整。袁合宾说,牧原抓住了这次土地调整的机会,在南阳邓州、卧龙、山东曹县、湖北钟祥等地为牧原养殖场扩建争取了合适的预留土地。

他还透露,现在牧原的养殖场遍布全国两百多个县,其中接近一半位于经济欠发达地区,贫困县有八九十个。牧原和当地签订土地流转合同,按年支付租金,具体数额依土地状况有所不同,每亩年租金在600—1200元不等。

占地上千亩的“全球最大养猪场”能够在内乡县落地,就得益于县政府的努力。

内乡县县长杨曙光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由于综合体项目占地面积大,既涉及一般农田,又涉及建设用地,按当时的土地政策很难选址。为了把这个项目留在内乡,县政府从2020年元旦就开始谋划选址,但依然涉及几十亩基本农田难以解决。直到疫情期间,国家出台了特殊政策,允许少量基本农田先占后补,内乡县才抓住机遇将项目落地。

随着牧原不断扩张,用地紧缺问题日益凸显。

2020年,牧原集团“百场千万”工程在南阳开工建设,计划在南阳建设98个养殖场。其中三个位于南阳市新野县,直接建在1.5万亩永久基本农田上。经中央广电总台央广之声曝光后,项目被叫停。

袁合宾表示,发展楼房养猪的重要原因便是节约土地,但这一模式是否能够成为主流有待验证。

牧原位于南阳市区的总部,入口处坐落着一座形似卢浮宫玻璃金字塔的建筑。 (南方周末记者 卫琳聪/图)

“豪赌”猪周期财报数据显示,从2015年到2020年,牧原连续五年的经营现金流都小于资本性支出。徐文辉分析,“这意味着牧原每年卖猪赚来的钱,都不够建养猪场的,所以它必须不断融资”。

袁合宾坦言,建猪场的钱主要来自两个途径,一个是自有资金,另一个是银行固定资产贷款。也就是说,牧原建设猪场是可以从银行拿到贷款的。

他补充说,由于建猪场使用的地属于农业用地,猪场属于农业设施,没有产权证,所以以建猪场的名义向银行申请贷款一般没有抵押物,主要凭借信用和大股东担保。

截至2020年6月30日,牧原及控股子公司获得主要合作银行授予综合信用额度367亿元,其中已使用授信额度203亿元。

2021年3月19日,牧原发布公告称,公司大股东秦英林质押2000万股用于融资,占其所持股份比例为1.35%。截至公告披露日,秦英林累计质押股数约为2.24亿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为15.01%。公司股东牧原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累计质押股数约为9691万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为19.81%。

2020年三季报显示,牧原账上货币资金225亿,短期借款152.5亿,存贷双高。这是深交所在问询函中提出的一个问题。

袁合宾解释,2019年底牧原与华能信托达成合作,合资设立经营生猪养殖公司,后者投资了100亿元,但这笔钱在2019年没有花完,2020年开年又遇到疫情,养殖场建设速度放缓。他强调,随着养殖场建设的推进,2020年年报公布后,账面存款将减少。

河南内乡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内乡农商行”),也为牧原提供了资金支持。内乡农商行2017年完成股份制改制,牧原是其第一大股东,持股30%。

内乡农商行董事会秘书姚建涛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农商行为牧原的合作商提供贷款,只要有牧原的合同就可以作为抵押。

这似乎成为一种“交换”——获得贷款后的合作商为牧原提供服务,牧原则可以延长付款周期,为自己赢得更多的资金。2020年三季报显示,牧原应付账款高达71.5亿。

在南阳开出租车的崔健林发现,自2021年3月开始,从南阳机场前往内乡县的乘客多了起来,其中80%是去内乡农商行开户的牧原合作商。

南方周末记者在内乡农商行看到,银行玻璃门上张贴着好几张名单,密密麻麻列了158家牧原合作商,大部分是为牧原建造猪舍的建筑类企业。

姚建涛还透露,牧原全国14万员工的工资都通过内乡农商行发放,目前银行正在筹备上市。

徐文辉认为,牧原最大的风险在于猪周期进入下行区间。猪的生长有6个月的周期,不会因为猪价下跌就马上减少出栏,而且自建养殖场投资大,折旧摊销也大,届时可能会出现大面积亏损。

相比之下,温氏可以通过禽类养殖平衡风险,而且是“公司+农户”模式,影响较低。

袁合宾表示,牧原的策略是在猪价低谷期时放慢扩张速度,通过控制成本尽量减少亏损,等到高价期快速扩建。到了高价期,牧原会激励施工队在2个月内建造一个猪场。

南方周末记者 卫琳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