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厨房就等不及了,他看着这一幕,竟然什么话也没说。

饭桌上,老周觉得菜咸了,问儿子儿媳有没有水,儿媳猛然站起,快步走到了厨房,她从锅里打了一瓢热水,用力的放在了老周面前。

水洒了出来,烫伤了老周,可是儿子就在一旁,他看着这一幕,竟然什么话也没说。

老周的伴走得早,他一个人含辛茹苦的拉扯大三个子女,如今,老周已经70岁了,大儿子阿强和二女儿阿惠已经成家,日子安稳,只有三儿子阿荣刚从学校毕业,在城市打拼。

虽然子女们并不算出人头地,可是都平安健康的长大成人,老周的心里还是挺欣慰的,毕竟这一路走过来,太不容易了。

这天,老周接到三儿子阿荣打来电话,阿荣没钱了,希望老周能够转点钱给他。老周心疼阿荣,于是便将自己这两年做工攒下的5万元钱偷偷的打给了阿荣。

可是这件事情被阿强夫妇知道了,老人跟着他们住,钱却打给了阿荣,夫妇二人十分的不满,媳妇小玉怂恿阿强,趁着阿荣不在家,让老周把家里面的房子和土地全部过户到自家名下。

说干就干,阿强弄了两个小菜,特意叫老周一起喝酒,两杯酒下肚,阿强便向老周提出过户房子和土地的事情,老周想着阿荣将来在城市发展,这些他也用不上,就答应了下来,说过几天就去办手续。

可是阿强等不及了,当下拿出了写好的契约,让不识字的老周按了手印。

从此之后,老周对于阿强是没有任何的价值了,儿媳小玉对老周也是各种的看不惯,吃饭从不等老周,也不给老周留饭菜,甚至还在饭桌上故意把开水洒在老周的腿上,可是儿子阿强竟然从不责骂小玉,甚至还默许了这种行为。

这天夜里,天空下着鹅毛般的大雪,老周因为腿被烫伤,独自一人从卫生所回来,等他到家门的时候,他才发现,他的钥匙怎么也打不开房门,原来,门已经被换了锁,而他的衣服和被子,孤零零的放在门口的一角落处,老周瞬间明白了,这个家容不下他了。

老周无处可去,便带着行李来到了二女儿阿惠家,阿惠看到父亲如此下场,又气又心疼,她把父亲请进了屋,打电话痛骂阿强不孝,可是阿强不光不知错,还说,要养你养吧!

没办法,老周只能在阿惠家暂住了下来,可是这又引起了女婿的不满,女婿说:我自己的父母我都没有接过来住,而且阿强房子比我们大,土地也比我们多,好手好脚的,凭什么要让我们来赡养老人呢?

女婿为此和阿惠大吵了一架,老周不愿意他们为自己导致家庭不和,于是偷偷的扛着行李走了。

老周无处可去,只得来找村长帮忙,村长找了一间柴房暂时让老周对付一晚,天一亮,就叫来了阿强阿惠姐弟俩,在村长的调解下,阿强每年给老周1000元生活费,阿惠每年给老周500元生活费,可是儿媳和女婿都不愿意和老人住在一起,村长无法调解。

村长没办法,只能找了一处空置的房子让老周暂时住着,这房子虽然破旧,但好歹能够遮风避雨。

老周住进来后,经过一番收拾,倒还像个样子,自己一个人住也好过在儿媳、女婿那里受气,老周去儿媳家牵来了自己养了七八年的老黄牛,就这样,一人一牛相依为命,艰难度日。

老周住下了以后,女婿来看过他一次,带了一些土豆和50元钱,只是女婿丢下钱和土豆,便匆匆的离去。

阿强夫妇更是过分,从头到尾都没露过面,当村长打电话问阿强何时送来生活费时,阿强竟忙着打麻将,说没时间。

过了不久,在城里的小儿子阿荣回来了,他找到了老周,说他谈了个女朋友,又没钱了,想看看家里有什么可以分的,可是老周已经身无分文,土地房产也不值钱,而且都已经过户给了阿强,实在是什么也拿不出来了。

阿荣对老周没有一丝的怜悯,也没有想要照顾老周的意思,当他知道老周除了一头老黄牛,一无所有的时,转身离去。

老周心酸而又无奈,他没有钱了,他想去帮人做工,可是别人都嫌弃他年纪大了,手脚不麻利,没办法,他只能把与他相依为命的老黄牛卖掉。

老黄牛倒是卖了一些钱,如果不生病的话,足够对付好几个月的了,可是厄运再一次降临在了老周的身上,当夜,老周被入室抢劫,卖牛所得的钱全部被抢走。

老周欲哭无泪,绝望之下的他想到了结束自己的生命,他想吃点安眠药,安静的离去,可是医院只开给了他两颗安眠药,他回家后,兑酒服下,第二天,他失望的在沉睡中醒来。

老周又找了一棵树上吊,可是他找的绳子不够结实,根本承受不起他的重量,也是绳断失败了。

好吧,好死不如赖活着,老周经过了两次尝试的失败,他还是放弃了寻死的念头。

春节临近,对于老周来说,这恐怕将成为他最为难过的一个春节了,因为他住的房子的主人回来了,哪怕是个破房子,别人也要收回去。

老周再一次卷起行李,走在那白茫茫的雪地中,而他的四周,不时传来欢庆春节的鞭炮声和欢笑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