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尺度床笫之欢详细描写,贾平凹对女人的描写堪称是经典。

贾平凹只用2句话,就精辟地道出了社会普遍存在的问题:“混得差的男人关心政治,经济差的地方饭馆多。雌雄同体的人往往是人中龙凤。”这几句话看似普通,但是却精妙得很啊。

很多人对这句话的意思,不是很理解,雌雄同体是个什么生物?雌雄同体并不指的是生理上的,而是其他方面,比如知名演员“张国荣,林青霞等”,他们的身上兼具了男人的气质还有一些女人的特性,都可以说是:“人中龙凤”。

也有人会对前两句话提出质疑,这个也不难解释,事无绝对,贾平凹只是叙说了一些普遍的情况罢了。

在一些偏远的小村庄,人们的生产力,还有购买力都不是很强大,但是人每天都要吃饭,还想着一天一样不重复,一个个消费水平并不高的小饭馆便出现了。

人们在饭店里吃饭聚餐,高谈论阔,男人之间经久不衰的话题永远是女人,谈起女人便会谈到性。只是一个亘古不变的现象。

不得不说,贾平凹对于男人的描写,十分的细致入微。贾平凹说:我不但会写男人,我还很会写女人。事实也的确如此,贾平凹对女人的描写堪称是经典。

贾平凹说女人是:精致的外面下面是一颗躁动的心。他在书中写到:看起来光鲜亮丽的女人,精致的包里可能塞满了卫生纸,高档裙下内衬也被洗得泛黄,名牌的高跟鞋里的丝袜早就挂了丝。

对于两性的关系,贾平凹也是直言不讳:什么情情爱爱的?只不过是两个各取所需的人在一起罢了。在上个世纪90年代,人人“谈性色变”,而贾平凹却敢于正面直视性,并且写进文章里。

1993年,贾平凹出版的长篇小说《废都》,尺度相当之大。贾平凹在里边对性地描写十分详细。

书中主要写了庄之蝶和几个女人之间的纠缠,描写了当代知识分子生活的艳情,庄之蝶是一个文化人,擅长“卖弄风骚”,舞文弄墨,。

可是他的妻子却是一个深受封建毒害的女子,一个“贤妻良母”,不解风情的妻子,让庄之蝶和一个同样对丈夫不满的女人勾搭在了一起。还有后来的保姆,朋友的老婆,先后被庄之蝶推倒,行鱼水之欢。

贾平凹在书中,用了很大的篇幅来描写性,把庄之蝶和不同女人之间的床笫之欢描写得很是详细。尺度之大,看到的人无不是面红耳赤。贾平凹也被成为“流氓作家”。

在一次演讲中,一位女大学生甚至当面提出质问:作为一个大作家,我却只在你的作品中看到了不正经的东西,你是没有什么东西写了吗?

贾平凹缓缓地说:“你还小,不懂这些,那个年代就是这样,我写的是那个社会的现实”
诚然,那个年代的人们把性当做是洪水猛兽,人人谈之色变,可是私下里,人们无不对其充满了好奇。

《废都》一经上市,就被抢购一空。在那个电影行业不是很发达的年代,《废都》可以说就是年轻人空虚的精神安慰了,很多中年夫妻也是把它作为“闺房乐趣”。

《废都》发行了不到半年的时间,就被封禁了。原来是一个自制力不高的年轻小伙子,在看了这本书之后,把持不住自己,竟然侵犯了自己的表妹。

这一封,就是16年之久,直到2009年,这本书才再次得到出版。贾平凹说:当初写《废都》的痛苦,只有他自己知道。现在的贾平凹,心里攒着一股劲,他要再写一本超越《废都》的小说。

现如今《废都》重新归来,《暂坐》也如约而至,这两本书作者贾平凹也在借书中每一个人物向我们展示了真实的人性,虽然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与你理想的世界有的巨大的差别,可现实往往就是这么残酷,这恰好也是贾平凹身为作家的高明之处。

如果说《废都》写的是1个男人和4个女人之间的身体纠缠,那么《暂坐》则描绘了1个男人与12个女人之间的肉体欢愉。

有一件事让人百思不得其解,当年贾平凹创作的《废都》由于性描写过度而惨遭封禁16年,自己也备受打击,为何他还要写《暂坐》呢?

而贾平凹面对调侃与质疑,只留下一句话:“这本书里的每个人都有原型,每一段故事都是我的人生感悟,有人说《暂坐》很俗,可越是俗气的东西才越接地气,只要你们肯静下心来读一读,一定会有不同的感悟。”

我看过之后也觉得贾平凹的确也最会写女人,他写出了她们最真实也最赤裸的世界,以及这背后映射出的世间百态,让看过的人能够设身处地地感受到人情冷暖,越读越过瘾。

似俗非俗、似乱非乱才是真实生活,很多人都在这本书中找到了共鸣,也看透了人世间的繁琐。有人说,《暂坐》极有可能是贾平凹创作的最后一部长篇小说,虽是遗憾,这本书也为他的写作生涯画上圆满句号!

读完《暂坐》你终会明白,什么贫穷富贵、什么美丽丑陋,都是人性的贪婪与欲望,是人性的贪嗔痴在作怪。无论男女,人生就像一场”暂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