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师父是王语嫣尽欢潮汐,《天龙八部》中王语嫣的出场颇为惊心动魄,至少对于段誉来说是如此。

只见他一见到那位小姐,耳中“嗡”的一声响,但觉眼前昏昏沉沉,双膝一软,不由自主跪倒在地,若不强自撑住,几乎便要磕下头去,口中却终于叫了出来:“神仙姊姊,我……我想得你好苦!弟子段誉拜见师父。”

王语嫣在原版中叫“王玉燕”,后来修订版改“王语嫣”,名字更美,也更有意境。最为争议的恐怕金庸先生本世纪也是最后一次的新修版,王语嫣放弃段誉去陪慕容复了。

其实,这段之前,王语嫣的出场时是先闻其声的,而段誉没有看到人的情况下,就先迷了。这是段誉性格,年纪不大,不经人事,爱美心切,像是小处男。不说灵儿和木婉清,就是江南初见阿碧,还想着“以此女为伴”“弹几句《采桑子》,唱一曲《二杜良辰》”“此生更无他求了”。

段誉对王语嫣的痴迷源于无量玉璧中的雕像,执念加深在于北冥神功的内功心法帛卷上有“神仙姐姐”的裸体画像运功法门,以段誉家教,这估计是第一次看,像是初恋一样,所以对于相像的王语嫣穷追不舍。其实王夫人也和雕像相像,他为何不痴迷?段誉终究少年心性。

我的师父是王语嫣尽欢潮汐,《天龙八部》中王语嫣的出场颇为惊心动魄,至少对于段誉来说是如此。

王语嫣是处世不深的女子,甚至连小岛都很少出,从小到大都痴迷慕容复。这种痴迷是习惯性的,乃至于成为她本性一部分。慕容复不爱读中国书,“我读书是为他读的,牢记武功也是为他记的。若不是为了他,我宁可养些小鸡儿玩玩,或者是弹弹琴,写写字。”王语嫣对于段誉是感激过多,由感恩生出怜爱。

97版和03年版不约而同把段誉和王雨嫣凑成一对,97版本还给他俩加了戏。其实原版、修订版,对于王语嫣结局处理只是导向性的:乔峰自杀之后,段誉“进入大理国境,王语嫣已和大理国的侍卫、武士候在边界迎接。”看见慕容复疯了之后,段誉“却见她瞧着慕容复的眼色中柔情无限,而慕容复也是一副志得意满之态”。没有明确说他们有了什么。

新修版给了明确答案,甚至写了很大一段王语嫣求永恒的段落,最后打碎雕像喊着“不要无常”而去,这也打破了段誉的痴。就像初恋难忘可贵,可最后又有几人能携手?天龙八部为佛家用语,“贪嗔痴”是为三毒,年过耳顺之后的金庸也借段誉打破了年轻时那段痴恋。

作为观众看见段誉和王语嫣大团圆,是很高兴的,这是浪漫主义,皇天不负苦心人。但是随着年纪渐长,慢慢品味,人生其实还是“无常”,这是现实主义。只需问一个问题:假设王语嫣和段誉在一起了,慕容复洗心革面不图霸业回来追求表妹,王语嫣走的几率多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