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突然加快速度 吼叫起来,贞元年间,有一个叫魏至栋的人,他性格刚毅,特别讲究义气。

曾游历太白山,住在一位将军的庄园里,将军也素来知道他的为人,喜欢和他结交。有一天,他们二人站在阁楼上,眺望远山,隐约看见有一条小路。魏至栋就问将军这条小路通往什么地方。
将军说:“从前有两个道士,住在这个山顶上,山上有一座观宇,很宏伟,附近的山林泉水也很好。据打柴的人说,那两个道士后来被怪物吃掉,已经有两三年不见他们的踪影了。又听人说有两个夜叉住在山上,所以谁也不敢到山上去了。”
魏至栋一听,就非常生气,愤怒地说:“我向来就愿干铲除强暴,抱打不平的事,夜叉是什么东西,竟敢吃人。你等着,今天晚上我一定把夜叉的头砍来,扔在你的门外!
将军急忙拦阻说:“空手斗虎,徒步过河都是鲁莽人干的事。冒险丧命,是最不值得的呀。”
魏至栋表示自己死而无悔,整理好衣服,手持宝剑,就直奔山上而去。将军暗想:他这是自讨苦吃,恐怕又去无回了。再看那魏至栋双手攀着山上的滕萝,两脚蹬着山石缝,不大会就爬到了山顶。进入到观中,已是破败,荒草丛生,更不见一个人影。又见住处大敞着门,鞋子和衣服都在,床上也有被褥枕头,但上面蒙着很厚的尘土。又见正堂中有大兽睡卧的痕迹,墙上挂了很多野猪黑熊之类的野兽。这时他才相信,有怪物的话是对的。魏心想夜叉还没回来,就拔了一棵碗口粗的柏树,制作成了一根大棍。把大门关好,又用一个石像堵在门口。
这天夜里月明如昼,半夜时,那夜叉扛着一只鹿回来了,见门打不开,他突然加快速度,吼叫起来。并用头撞起门来,最后撞断了石像,跌倒在地上。魏至栋趁机抡起大棍,朝夜叉头上打去,几棍下来把夜叉打了个脑浆迸裂。然后就把死夜叉拖进房中,又把门关上了。不一会儿,另一个夜叉也回来了,看到地下血迹,也大声吼叫起来,用头撞门。魏至栋又用棍子猛打,也打死了。天亮后,他割下两只夜叉的头,拿着鹿肉回来给将军看。将军看到后大惊地说:“你真比得上传说中除掉三害的那位英雄周处了!”然后就煮了鹿肉一起喝酒尽欢,远近来了很多的人围观死夜叉的头。这时人群中走出一个道士,向魏至栋施礼说:“贫道有件事想向您倾诉一下,不知行不行?”
魏至栋说道:“我一生专门救人急难,你尽管说吗。”
道士说:“我一直诚心修道,并专心炼制仙丹灵药。两三年前,一位神仙为我配合了一炉龙虎金丹,我在山洞里全力以赴地炼这炉灵药,眼看就要炼成,没想到妖魔几次来我洞中捣乱,砸我的丹炉,药丹也差点报废。我希望找一位勇武刚烈的人拿着刀剑保护我,如果我的仙丹能炼成,我会分给他的。不知道你能不能随我去呢?”
魏至栋听罢,激动地地说:“这是我平生最大的愿望了!”然后就带着宝剑跟道士走了。他们走了很多险路,才来到太白山的高峰,峰的半腰有一个石洞,进洞百余步就是道士炼丹的地方。道士对魏至栋说:“明天三更时分,请你手持宝剑站在洞口,如果看见有怪物,你就用剑砍杀它。
魏至栋说:“我记住了。”他就在洞口点了一支蜡,躲在一旁等着,不一会儿果然有条几丈长的大蛇,红目白牙,裹着浓重的毒雾来到洞口,将要进洞时。魏至栋挥剑猛砍,砍中了蛇头好多下,那大蛇化成一股轻雾逃跑了。约一顿饭工夫,洞口又来了个美貌妇人,手里拿着一束荷花慢慢走来。魏至栋又是挥剑猛砍,那女子化成一团轻云又消失了。又过了一阵天快要亮了,只见一个道士骑着仙鹤,驾着祥云,从天空中而来。并说道:“妖魔已经除尽,我弟子炼的丹,就要成功了,我特地来验一验,他的丹到底炼成没炼成。”骑鹤的道士在空中游来游去,一直到天亮后才飘落到洞口。对魏至栋说:“我弟子的丹炼成了,我很高兴,我现在念黄庭一遍,你要仔细聆听。”
魏至栋听骑鹤道士诵念了黄庭,心想他一定是炼丹道士的师傅,就收起宝剑向他行礼。那道士却突然冲进洞里,接着就听见炼丹炉轰隆一声爆炸,炼丹道士失声大喊。魏至栋这才知道上了当,骑鹤道士也是妖怪变的。慌忙提剑来到洞中,只取那骑鹤的道士,二人打斗在一起。魏连刺数剑,正中那妖怪心窝,原来是一只斑斓猛虎。
魏至栋和道士用泉水洗净了炼丹的锅鼎。他心中非常惭愧,就向道士辞行。那道士让他喝了些泉水,就送他下山了。从此以后,魏至栋身轻如燕,神态清奇,面容显得更年轻了。后来他去了南岳衡山,谁也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到现在,将军的庄园里还有那两只夜叉的头骨。那道士也无影无踪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