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小婕子,把姐夫玩傻的小姨子

春节前夕,两个小姨子从外地回来陪父母过春节。
一天早上吃完早饭,大姐姐、大姐夫也去了父母家。聊了一会,大姐说去医院看个朋友,便独自走了。

三小姨子四小姨子,趁着大姐不在,连忽悠带骗,挟持姐夫去购物商厦买新年礼物。
两个小姨子一人穿一件皮毛外衣,一边一个挎着姐夫的胳膊在路上招摇地走着,引起了许多人注目。大姐夫单位一个同事迎面走来,看见后,急忙移开视线,装作不认识、没看见,匆匆走过。
来到商厦,直奔金银首饰柜台,两人开始挑选礼物。挑选了半天,一时没有选到合适的。两人又一边一个挎着姐夫去了首饰专卖店。
路上被大姐的闺蜜看到了,大姐的闺蜜停下来,一直注视着他们进了专卖店。然后从包里拿出手机,给大姐打电话:“大姐,你逛街呢?”大姐说:“我没逛街,我在医院看朋友呢。”闺蜜说:“我刚才看见姐夫和两个美女进专卖店了。”大姐说:“是吗?那两个美女你认识吗?”闺蜜说:“我不认识。好像很亲密,还挎着姐夫胳膊。大姐,你得小心了。”大姐说:“他们进了那个专卖店?”闺蜜说:“金银饰品专卖店。”大姐说:“谢谢你。我知道了。”
两个小姨子和姐夫进了专卖店后,正在挑选首饰,姐夫的电话响了,拿出电话看了一眼,小姨子问:“谁的电话。”姐夫说:“你姐的。”小姨子一把抢过电话:“不接。她知道了,又该瞎搅和了,还能买成了吗?”电话打了多次,被小姨子给按了多次。选好了首饰,付完了钱,走出了专卖店。两个小姨子高高兴兴地又挎着姐夫回家了。

大姐回家后,看见姐夫一人在家玩手机,满脸怒色地问:“给你打电话怎么不接?”姐夫说:“没听到。”姐姐说:“恐怕不是没听到吧?是不方便吧?”,姐夫看了大姐一眼,没有回答。大姐又问:“你陪谁逛街去了?”
姐夫欲言又止。姐姐又说:“去专卖店,给情人买的什么首饰啊?”姐夫不语,心想她怎么快就知道了。难道两个小姨子跟她说了?看她说话的口气和生气的样子,应该是没和她说。姐姐又说:“我要个首饰,你今天推明天,明天推后天,迟迟不买,给情人买倒是大方。”并把以前的旧账全翻出来,什么对她不好了,天天和美女喝酒鬼混,什么夜不归宿等等,说着说着,伤心地哭了起来,并说:“这日子也没法过了,我们离婚吧。”姐夫一看,急忙从实招来:“什么情人,那是你两个赖皮妹妹。”大姐听了,没有说话,但不哭了。起身穿上衣服要走,姐夫说:“中午了,你不做饭了?”姐姐说:“要吃自己做。”说完推开门,咣当一声又关上,走了。

大姐来到父母家,问两个妹妹:“你姐夫给你俩买礼物了吗?”两人几乎异口同声地说:“没有啊。”四小姨子接着又说:“姐夫坐了一会,说有事就走了,我俩一上午哪也没去。”三小姨子说:“怎么了?姐夫给别人买首饰了?”四小姨子说:“姐夫一表人才,大姐别犯傻,得看紧点。”大姐说:“你俩给我演戏是吧?你俩好好演。”此时老妈招呼吃饭,四小姨子说:“大姐,你也没吃吧,在这吃吧。”姐几个边吃边聊起了买礼物的趣事。大姐说:“买的什么礼物,给我看看呗。”三小姨子说:“你想看?对不起,谢绝参观。”四小姨子说:“没有你的事,买啥你就不用操心了。”二小姨子说:“给你俩买了,姐夫也不能差我一个呀。”边说边拿起电话。

姐夫一人在家, 没人给做饭,只好吃了一口剩饭剩菜,便躺在床上休息。
这时,电话响了,顺手拿起手机就接了。 只听里面说:“姐夫,我是你二小姨子,听说你给三小姨子四小姨子买新年礼物了,也不差我一个吧?再说我平时对你最好吧。姐夫,你没吃饭吧?上咱妈这来吃吧,吃完了咱们好上街买礼物去。”
接着又听到大姐在说:“老公,你给三个小姨子都买新年礼物了,也不差我一个了吧?你早就说要给我买首饰,一直也都没买成。我也跟你们一起去吧。”
姐夫无语,傻傻地望着棚顶发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