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个相公一个娘子的山里小说,人性经不起试探,完美的爱情,结果往往不如人意,还不如活在当下就好。

庄子死了不到20天,妻子田氏就和年轻的贵族楚王孙入了洞房,正宽衣解带时,楚王孙突然头痛欲裂,倒地抽搐,田氏从仆人那里得知真相后,拿起斧头劈向庄子的棺材。

田氏,庄子的第三任妻子,生的肤白貌美,美得像天上的仙女。当年拒绝了楚威王重金聘任做丞相的请求后,庄子带着妻子隐居在南华山。

一天庄子出游,在经过一座新坟时,看到一位妇人在那里拿着扇子使劲扇坟。庄子感觉很奇怪,便问道:“你为何要扇坟?”

妇人答:“这里面埋的是我丈夫,生前与我的感情很好,他去世前与我约定,只有他坟头的土晒干后,我才能改嫁。我这么做,不就是想让土干得快一些么?”

庄子觉得好笑,便主动提出替少妇扇坟。少妇感激不尽,立刻将扇子递了过去。

庄子暗中施起法术,不一会儿,坟土便干了。少妇为了表示对庄子的感谢,还拔下头上的金簪送给庄子。庄子心中暗想:“这妇人竟如此急不可耐,真是为她的丈夫感到悲哀。”

妇人看见后,笑容可掬,谢道:“有劳官人用力”,然后拔下银钗,连那纨扇送庄子,权为相谢。

庄子退还了银钗,只拿了纨扇,妇人欣然而去。

回到家中,庄周坐于草堂,看了纨扇,诗兴大发,不由吟诗一首:

不是冤家不聚头,冤家相聚几时休?
早知死后无情义,索把生前恩爱勾。

田氏听见庄周感慨,问道:“老公,你咋了?这扇子哪来的?”

庄子便把事情原委告诉妻子,妻子田氏风华正茂,肌肤若冰雪,绰约似神仙。

田氏听闻,面露愤怒之色,把那妇人“千不贤,万不贤”地骂了一通,庄子感叹道“生前个个说恩怨,死后人人欲扇坟,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田氏大怒,向庄子脸上啐了一口,说道:“人虽然一样,但是有贤有愚,你把天下妇人看做一样的,也不怕连累好人!”庄子说:“你不要说大话,假如我不幸死去,像你这样如花似玉的年纪,难道挺得过三年五载吗?”

”烈女不侍二夫,要是这种不幸降临到我身上,这么没有廉耻的事,别说三年五载,一辈子我也不会去做。”气急的田氏觉得遭到了庄子的羞辱,一把夺过扇子撕得粉碎。

过了几天,庄子突然生病,临死之前,田氏哭得肝肠寸断,庄子对她说:“只可惜你把那扇子给撕了,不然刚好可以留着给你扇坟。”

田氏表态要从一而终,庄子很快去世,田氏也换上孝服每天为他守灵。

四方人士听说大学者庄子病故,纷纷赶来吊唁,其中有位年轻俊朗的男子,名叫楚王孙也来吊唁,因仰慕庄子的学识,他主动请求帮庄子守灵。

田氏见楚王孙长相俊美,又被他的善良所感动。两人天天在一起为庄子哭丧。

半个月后,田氏终于按捺不住自己的内心了。悄摸把老头叫进自己的房间,赏了些好酒。趁机问到:"你们家主人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啊?"老头醉醺醺的说到:"王孙说过,自己想要找一个和娘子你一样丰满的。"

田氏那个心怦怦直跳,立马请老头为自己说媒。老头却说:"你前夫是王孙的老师,恐怕不行啊。"田氏笑着说:"嗨呀,这荒郊野岭的谁在乎啊,你赶紧去,事成后记得给我说一声。"

第二天,田氏便十分急切地找来家仆问话。家仆说:“我家公子说不妥。”

田氏问原因。家仆说:“我家公子说有三处不妥。一是家里还摆着个棺材我们就在一起不妥。二是娘子是原于庄先生是恩爱夫妻,我的才学不及庄先生,怕被娘子看轻。三是我家行李还没到,空手而来,什么东西都没有,这样也不妥。”

田氏说:“这三样公子都不必担心,棺材可以挪到破房子里。庄周就是个假圣贤,前几天还和一个扇坟的寡妇纠缠不清。至于第三件事就更不用担心的,奴家不要聘礼,而且我还攒了20两白银,可以给你家公子做身衣服。”

楚王孙听见后觉着这主意不错,就这样,田氏和王孙很快便拜了天地,谁知新婚当夜,二人吃了交杯酒,正要宽衣解带之时,王孙突然口吐白沫倒地,这可惊坏了田氏。

田氏问老仆,王孙是否有旧疾。老仆却说有个偏方可救治,那就是“用热酒吞服人的脑髓”,如果没有活人的,死人在49天之内都可以。

没想到田氏却说:“先夫才死了二十几天,为何不用他的呢?”说罢,自己点着灯笼,又拿起斧头,奔着庄子的棺材而去。

她拿着斧子劈开了庄子的棺材,没想到庄子竟然从棺内叹口气,推开棺盖,挺身坐了起来。

田氏吓得不轻,庄子叫:“娘子扶起我来。”田氏不得已,只得扶庄生出棺。田氏知道房中有楚王孙主仆二人,很害怕,没想到二人却不见了。

庄子问她为何没穿孝服,田氏说开棺见喜,所以穿了鲜艳衣服。

庄子又问为什么棺材放在破屋,田氏无言以对。

原来庄子是诈死,且有分身隐形之法,楚王孙和仆人为庄子所变。得知真相之后,田氏精神恍惚,羞得无地自容,遂解开腰间绣带,悬梁自缢。

此后庄子终身未娶,遨游四方,逍遥自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