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跳伞者重现哈利波特经典场面,近日,北京女大学生安安,在张家界翼装飞行,不幸死亡。

翼装飞行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运动,每3人就死1人,只是最危险吗?不!它还是最贵的,贵到远远超出普通人的想象,简直就是烧钱!

翼装飞行被称为“勇敢者的游戏”,稍有不慎就死亡。

我们来看看这些死亡事故:

1998年,翼装服的创始人,首先在一次飞行中因失误而摔死。

2013年的第二届世界翼装飞行世锦赛,来自匈牙利的翼装飞行选手,在张家界天门山飞行时,因降落伞出现故障没有打开,坠落山间遇难;

2016年翼装飞行员阿米-施米德尔,在瑞士坎德施泰格附近一处山峰进行挑战直播,不幸遇难

同年8月17日,意大利阿尔卑斯山的多洛米蒂山脉,29岁的意大利翼装飞行者Uli Emanuele,在一次跳伞中坠亡

5天后的8月22日,世界顶级的意大利籍跳伞者亚历山大•珀里,在法国进行翼装飞行,最终撞上了一棵树身亡。

……

2020年5月12日,北京女大学生安安在张家界天门山,从飞行高度约2500米的直升机上起跳,进行高空翼装飞行,死亡。

据统计,每3个翼装飞行的人,就有1人死亡。

翼装飞行=死亡飞行,需要不要命的勇气。

但是,光有勇气就完了?前提是你还得非常非常有钞票!

由于技术要求非常高、装备昂贵,因此也是极限运动里的“高富帅”。

世界翼装联盟主席伊罗就指出:“不是买了翼装等装备就能飞了,在此之前你首先需要高空跳伞几百次,完成后才能进行定点跳伞,又是数百次的循环练习,到最终成为翼装飞行员,是一个漫长的积累过程,大致最少需要几十万美金的投入。”这相当于人民币几百万元。

几百万就可以了?这没算上装备的钱!

一套翼装飞行装备包括降落伞、头盔、报警器、高度表等,要70万人民币左右(2011年穿越天门山的美国“翼装侠”杰夫•克里斯的顶级装备,约需100多万人民币),训练的费用约180万,再算上其他各种杂费,大约需要280万人民币的投入。

这还没算每次飞行的花费。
而事主安安,已经飞行了上百次。

这样算来,安安的花费,已经近1000万了。

这说明事主家里一定是豪。

我们不禁要问,这么有钱的人,为何要让小孩一直玩这个?为了单纯的追求冒险和刺激,直接连命都不要了,这样的方式可取吗?

作为旁人,我们难以想象安安的家人会多么痛不欲生,十月怀胎,将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抚养成为一名风华正茂的大学生,这中间付出的心血、欢笑和泪水,只有父母才有体会。

她正处在花一般的年纪,拥有天使一般的面容,更兼优渥的家庭,本应该拥有大好前途,但是却为了挑战和冒险,让自己的性命丢消逝在了茫茫的山峦之间。

我们不反对挑战极限,我们也敬佩她的挑战精神,但是面对3比1的高死亡率,我们是不是应该懂得敬畏生命?

作为家长,你即使再有钱,也要告诫孩子,要勇敢,但是,不要玩命!毕竟,美好的生命,属于我们的只有一次。

为富不骄,不能为了满足好奇心,拿生命去冒险,古人云“君子不涉险地”,这些玩命运动,到底是无畏的冒险还是源自西方文化的误导?

安安丧失生命的惨剧,很快就会被世人所遗忘,淹没在浩如烟海的新闻中。

但是,希望白发人送黑发人这种悲剧,不要再无谓发生。

做一个成熟的人,懂得敬畏生命、敬畏自然。

人活着,不能只是为了自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