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岁老汉骗37岁少妇当"性工具",风流快活后被刺死
2000年12月9日下午3时许,正当哈尔滨市某派出所的民警们伏案埋头工作时,一个神色慌张、衣衫凌乱不堪的中年女子突然闯了进来,面对民警,她一下子软软地瘫坐在地上,一把沾满鲜血的剪刀从她颤抖的手里滑落,目光呆滞的她喃喃地说:“我,我杀了他,我杀了他……”
案发现场——哈尔滨市一普通民房里,惨不忍睹:71岁的章成老汉血肉模糊地躺在曾经带给他“风流快活”的那张床上,永远地闭上了双眼,扭曲的脸上留下极为痛苦的表情。尽管临死前曾做过垂死的挣扎,可全身上下13个被剪刀戳成的血窟窿已使他回天无术。古稀之年的他没有死在病榻上,却在情人的床上结束余生,为这场血案增添了颇不光彩的一笔。
意外邂逅师傅为徒弟解围
凶手名叫梅子,今年37岁,原是哈尔滨市某企业供应处的职工。3年前,她曾有过一段痛苦的婚姻经历:由于感情不和,她和丈夫经常发生口角,为此脾气暴躁的丈夫常常对她拳脚相加,最严重的一次,他竟用酒瓶子把她打进了医院。这给她的身心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一种莫名的恐惧感时时困扰着她。不久以后,两人离了婚,12岁的儿子由前夫抚养。梅子的不幸婚姻,得到了单位同事们的极大同情。她以前的老师傅章成,虽早就离休在家,可依旧对她非常关心,经常打电话鼓励她、安慰她。
2000年4月的一天,梅子在市场买菜时与菜贩子发生了争执,引来了很多人驻足围观,这让她感到很是难堪。正巧这事儿被闲逛的师傅章成碰上了,在他的调解下,刚才还盛气凌人的菜贩子哑口无言。老师傅的正义之举让梅子感激的同时,也享受到了一股久违地温暖。“师傅以前就没少帮我,如今他老人家退休了,还这么关心我。”于是,她把章成请到了家里,为了叙旧,更是为了表示感谢。
在梅子的家里,尽管年纪相差悬殊,可两人却如遇知音聊得分外投缘。梅子将这几年自己生活上的苦水一股脑儿地倒给了师傅,而老汉也将自己退休在家的“苦闷”毫无遮掩地向她倾诉。那一天,两人谈了很长时间,也谈得非常开心。回到家后,章成老汉意外地发现自己的脑海全被颇有几分姿色的徒弟梅子所占据。
巧舌如簧为骗色夸下海口
从那以后,章成开始编造各种理由到梅子家里与她“促膝长谈”。为了讨梅子的欢心,他开始胡吹乱侃地哄骗她说:“我最近正等着一大笔资金到位,准备开一家公司。你一个人也不容易,等公司开张了就到我那帮帮忙,我每月保证给你开上几千块。另外,你的房子也太旧了,过一阵子我给你买套新的。”殊不知,他自己每月300多元的退休金还要如数交给老伴儿,买盒便宜烟还得“请示”再三,哪有什么钱来开公司、买新房。可梅子对这位“老有所为”的师傅却钦佩不已,对他的话更深信不疑,她也仿佛找到了一个企盼已久的“避风港”。“我当时就想,如果他真的对我那样好,我不会嫌他老,我愿为他付出一切。”见梅子已动心,章成又开始趁热打铁,使出浑身解数欺骗她。2000年5月12日,章成还拿出一张伪造的经营许可证给梅子看。也许是精神太空虚,也许是金钱太具诱惑力,总之从那时起,她开始固执地认为师傅章成会是她下半生的依靠,随着一天天的频繁接触,这种感觉越发强烈。终有一天,日久生情,两人跨越年龄、伦理的鸿沟,开始了同居。于是,每当夜幕降临时,总有貌似父女,实为“情侣”的两个人出现在公园的黑暗角落里……
反目成仇失去理智刺杀“情郎”
转眼间到了11月份,在过去的7个月当中,章成并没有兑现过一次他当初的承诺,而倒是很有规律地三天两头买点酒菜来和梅子一起享用,一阵翻云覆雨、快乐逍遥之后,他倒头就睡,根本不理梅子。
这种生活梅子很快就过够了,她意识到自己只不过是他发泄性欲的工具罢了。再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每当她向张催要房子、首饰时,张总是唯唯喏喏,编各种理由来敷衍她。随着一个个希望的破灭,梅子开始有了一种被欺骗的感觉,这让她一看到章的丑态就觉得恶心,所以对章成提出的各种要求她开始拒绝。一次次得不到满足,怒不可遏的章成撕去了伪善面具,露出了丑陋狰狞的嘴脸,只要梅子不同意,就会遭到他的毒打、折磨。虽说他已71岁了,可力气却出奇的大,下手也非常狠。就这样,由爱生恨,两人畸型的恋情出现了裂痕。
2000年12月9日中午,已一个月没去逍遥的章成寂寞难耐,他喝过整整一瓶白酒后来到梅子的家里。借着酒劲儿,他要强行和梅子发生关系,遭到拒绝后,他竟非常残暴地把她摁倒在地,并随手拿起了放在桌子上的一把剪刀,威胁她就范。在他的淫威之下,两人发生了关系。而后,章心满意足地倒在床上大睡起来。此时,坐在地上的梅子欲哭无泪,看着睡梦中还露着淫笑的章成,看着被他扔在地上的剪刀,她那根原本脆弱的神经崩溃了。“我对他那么好,他却这样对我,我不杀他,早晚被他折磨死。”失去理智的她拿起剪刀疯狂地向正熟睡的章成身上刺去,一下、两下、三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