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一光棍壮汉进山,带回一美女结为夫妻,从此夜夜贪欢。

日久之后,这女人好吃懒做,且索求无度。农夫不久累得病倒,女人便拿了钱财,到外面鬼混。引来了一个道士,道士要除掉女人,却被重病丈夫抱腿阻拦,放她逃走。

永乐年间,徽州府有一个叫张清的农夫,他生得牛高马大,身体强壮。但父母去世得早,自己勤劳种田为生。由于没钱,张清到26岁了仍未娶妻。

这年夏至,张清不知从哪带回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称叫孟兰。两人摆得三桌酒席,就此成亲了。婚后夫妻十分恩爱,夜里缠绵尽欢,恩爱不尽。

一些亲戚便问他,此女是何方人氏?张清含糊不语,后来被问得急了,便说妻子是山里的狐仙。

婚后两月,孟兰变得好吃懒做起来,每天日上三竿才起床,也不料理家务。但张清对孟兰百般宠爱,任由她懒惰。

张清虽然白天辛苦种田,但到了夜里,只要灯一灭,又和娇妻在床上翻云覆雨,好不欢乐。如此日夜操劳,数月后,张清身体垮了,全身无一点力气。

但妻子根本不干活,张清只得扛着疲惫劳累的身子,继续下田。

劳累数日后,张清突然病倒床了。孟兰对丈夫是百般嫌弃,拿得家里钱财,去街上酒楼下馆子,还对那些长得俊的公子哥飞媚眼。

这日,孟兰逛在街头,正巧被一个云游道士撞见,对方打量她一番,立马就瞪眼怒道:“孽畜,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还敢上街,别以为贫道看不出来!”

孟兰见道士猜出自己是妖鬼而非狐仙,心慌之余,不搭话,加快脚步赶忙返回了家里,关上了门。

未料,道士却紧跟过来,闻得屋里的张清发出阵阵呻吟,当即就闯了进去,只见张清在病床上变得气若游丝,咳血不止,而旁边竟无半点汤药。

道士细问下,才得知孟兰作为他的妻子,竟把家里的钱财,全部拿去吃喝消遣了,也不给丈夫请郎中买药治疗。

此间,孟兰刚好入得屋来,见到道士,便怒问:“你这牛鼻子,为何私闯我家室”道士见孟兰如此的无情和纵欲,怒道:“你这妖鬼本性难改,免得你日后害人,贫道今日就收了你”。

原来,这孟兰并非活着的狐仙。她生前是狐妖,但修炼的是阴阳大道,专吸男子元阳精气修炼。后来渡天劫时,被天雷劈死。狐妖死后魂魄不散,成了一个狐狸妖鬼。这妖鬼将自己生前的狐尸剥皮,披在身上,变成了美女害人。

当时她在山里碰上了张清,见他个子高壮,便骗他是狐仙,让他娶回家做媳妇。这妖鬼当时身子还虚,见张清个子高大,又很能干,便没有一下吸掉他的元阳,而是和他慢慢折腾,自己一边补养,也顺便享受一番。

不料,被这道士看出了端倪来。见道士不肯罢休,孟兰怒目呲牙道:“臭道士,休要管我家事,快滚!”

道士也怒了,拔出剑就冲来开打。孟兰亦不甘示弱,叫嚣着露出一条狐狸尾巴,变出两只锋利的大狐爪,就朝道士扑咬过去。

这一妖一道,斗得四五十回合,狐妖孟兰腹部中道士一剑,当即便倒地,哀叫三声化成一只大黄狐,发着闷哼声,不停地挣扎。

此时,床上的张清见娇妻被打回原形,甚是心痛,担心道士把她杀死,连忙滚下床来,抱住道士的大腿哭喊道:“道长饶命啊,张某孤寡半生,难得有个女人肯跟我,你若杀了她,我张家可怎么继承香火啊”。

道士反说道:“她不是人,也不是狐仙而是妖鬼,若不及时除掉,怕日后成魔,一方百姓都会受其危害”。张清不听,死死抱住道士大腿,那狐狸双眼发出狠光,见道士一时近不了自己,便从狗洞钻出去逃跑了。

道士见错失时机,甚是焦急,甩开张清追了出去。在野外寻得半日,终不见妖狐身影。只得返回张家,道明身份。

原来这道士姓陈,乃茅山派五大长老之一,行走世间以降妖除魔为己任。如今让妖鬼逃掉,陈道长亦是十分自责,出手把张清的病治愈后,便离去了。

两天后,孟兰便化为人形回了张家。张清见到娇妻归来,欢喜异常,当夜宰杀两只鸡,给她补身子。

夜里,那妖鬼沐浴完毕,入屋便对张清说道:“相公,多谢你当日的抱腿搭救,奴家如今被那臭道士打伤,伤势未愈,需吸尽你的元阳疗伤,你就依了奴家吧”。张清听完十分害怕,连忙摆手道:“若是这样,我岂不是没命矣?”

此时,那孟兰双眼变得通红起来,尖牙凸出,见张清不愿意,当即发出两声嘶鸣,一口就咬向张清脖子。

这时,屋角突然亮光一闪,一柄三寸长的小剑,自动飞起,刹那间绕了妖鬼脖子一圈,一颗脑袋掉落地上,孟兰身子倒地后,很快变成了一张狐狸皮。

陈道长离开前,料定那妖鬼还会回来害人,便留了暗手,救了张清一命。

这个故事叫《妖鬼与农夫》,来源于《静月斋民间故事》,作者:唐有时

静月斋寄语:

古文言“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这狐妖死后做了鬼,就是如此。但她还不思悔改,仍旧想着害人,而且品性有问题,好吃懒做败家。丈夫救她一命后,也不知感恩,还要回来害命,最终被灭也是活该。

故事告诉我们,看人要看内在,多观察了解,千万不要被这种披着漂亮狐皮,但内藏败絮的女人欺骗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