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夏琴,上周和二婚的胡正领了结婚证。那天晚上发生了一件事,让我羞于启齿。

洗完澡,本来想和胡正亲热一下,结果他很抵触地推开了我,说他不是为了这种事才娶我的,让我以后都不要有那些想法。
我是夏琴,今年49岁,在一家公司做人事经理。自从我丈夫5年前去世后,我一直独自生活。我儿子大学毕业了,在广州工作。刚结婚,儿媳是广州人。

因为路途遥远,儿子和儿媳妇很少能回来看我。他们怕我孤单,劝我赶紧找个伴,给后半生一个保障。
其实我是沉浸在老公去世的痛苦中无法自拔,我每天都想他,泪流满面,不能看见他的东西,不能回忆他的笑容,我甚至想跟他一起去。

在过去的三年里,没有儿子在身边,我感到更加孤独。尤其是那些漫长难熬的夜晚,我多么希望能有一个懂我的人,陪在我身边。过年过节的时候,我看到万家灯火,欢声笑语,在我这里只有凄凄惨惨戚戚,只有一盏孤灯,让我心生孤独。

除了我儿子,我身边的朋友也总是劝我,不要总是活在一个人的世界里,你还不到50岁,你的道路还很漫长,遇到合适的就不要放过。我也想开了,我觉得大家都是为我好,他们说得对,我可以选择再婚,我也在寻找适合我的那个他。

我身边的亲戚朋友开始给我介绍,我也在这一两年相亲多次,但是都失败了,说起原因,各种各样吧,总之也很奇葩。直到一个男人的出现,我才觉得,我遇到了,爱上了,就是他了。

他是胡正,是一名神经科医生,51岁了。据说是15年前老婆背叛了他,老婆跟她的男上司去了广州,他们没有孩子,胡正一直独居。他有房有车,挣得不少,没有经济负担。当媒人第一次给我看他的照片时,我觉得他是一个优雅舒服的人,我也喜欢医生这个职业,就同意见面。

见面的时候是在一间茶馆,胡正穿着得体的西装,戴着眼镜。他非常绅士,很有礼貌,待人接物很有素养。那天下午,我们聊天的内容都是关于哲学、历史之类的话题,空气中都是文化的味道。

这是一次愉快的会面,我和他有很多共同点,谈得很愉快。我对他印象特别好。我觉得他不仅是一个很好的生活伴侣,也是一个很好的精神伴侣。

约会结束后,他主动送我回家。我们分手时,他要了我的联系方式,说希望以后能请我吃饭。我很开心的加他微信。回家之后,打开他的朋友圈,都是文化的味道。一个只是有文化的神经外科医生,想想我都很喜欢。

于是,在那之后,我们就开始交往了。胡正邀请我一起去书店,一起看电影,一起去看话剧,后来,他邀请我去他家吃饭。我们一起去市场买菜,一起在书房读书,开心的不得了,我觉得空气都是甜的。
那天我例假来了,疼得在床上打滚,胡正下班来我家照顾我,给我精心煮了红糖姜水,还用他温暖的手揉了揉我的肚子。那一刻,我觉得特别温暖。

我当时对他说:“我们结婚吧。”他惊呆了,然后笑了,点点头说:“好的。”虽然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却让我觉得特别安心,特别温暖实用。

我儿子和儿媳知道我要结婚的事情都为我高兴。上周二,我们去领结婚证。当天,我们邀请了几位好朋友一起吃饭,见证我们的幸福。

看着在厨房忙碌的胡正,我的眼睛不禁湿润了。这么多年过去了,终于有了一个知冷知热的贴心人,终于有了一个温暖的家。

晚上洗完澡回到卧室,忍不住一阵激动。胡正洗完澡来到我身边,我们俩互相拥抱,说着情话。说到兴奋,我想和他进一步的动作,但我一动,胡正突然把我推到一边。

我很惊讶,我问胡正为什么会这样,我们是夫妻,我49,他51,我们这个有需求很正常。为什么要这么反抗?

没想到,胡正却说:“对不起,没想到你这么重视这件事。我应该早点告诉你的。我天生冷漠,不需要这种东西。之前我前妻就是因为无法忍受和我离婚了。我以为我们岁数大了,你不会把这件事当回事,所以我一直没有告诉你。”

他还说,我一直认为我和他是很好的灵魂伴侣,有共同语言。我们的关系根本不需要靠这个来维持。他希望我能尊重他,不要再那样要求他,不要强迫他。

我做梦也没想到像他这样优秀的男人会接受夫妻之间最基本的需求。我还不到50岁。我再婚只是为了找一个生活和精神上的伴侣,但现在他却这样,这让我很尴尬。

我不好意思告诉别人,更没办法去征求儿子的意见了。但是,如果这样下去,我们的生活难免会失去很多乐趣,而我们刚刚结婚,因为这个离婚肯定会被嘲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